穆然笑着蹲下来,把小小的人儿抱了起来。

“在跟小朋友们玩什么?”穆然抱着他坐在一旁的滑滑梯上。

“玩游戏。”小家伙跨坐在他的腿上晃着两条小短腿,吭哧吭哧想了半天也没记起来游戏的名字。

这时,就听年纪大一点的孩子扯着嗓子喊:“好了,现在我们要有人扮新娘子,有谁要演?”

小孩子们争先恐后举手。

小雨仰着脑袋一脸天真的问穆然:“哥哥,新娘子是什么呀,能吃吗?”

穆然被逗笑了,捏捏他的脸说:“当然不能吃了,新娘子就是要结婚了,要成为别人的老婆了。就像孙阿姨一样,他是喻叔叔的老婆,也是他的新娘子。成为别人的新娘子后就要跟他一起住了,这辈子都不能分开。”

小家伙似懂非懂,但听懂了最后一句话,弯着小眼睛看着穆然说:“那我要当哥哥的新娘,我要跟你在一起。哥哥,我们一起住好不好?”

童言无忌,穆然也不去纠正,笑着捏捏他的脸,顺着他的话就应了:“好,哥哥等你长大。”

“嗯嗯。”小家伙伸出短短的小手抱住穆然,仰着头眼巴巴问:“哥哥,今天的糖糖。”

穆然失笑,轻轻刮刮他的小鼻头:“你呀,就这个记得最清楚。”

小家伙嘿嘿笑着,眼睛直勾勾盯着穆然手上的巧克力。

穆然像以前一样撕开包装掰成两半一块一块喂给他。看着他可爱的小模样眼中满是不舍。

“小雨,哥哥明天就要走了,以后不能来看你了。”

停下了咀嚼,小孩歪着脑袋问他:“哥哥要去哪里?”

“哥哥要回哥的家在很远很远的地方,要坐飞机才能到,所以哥哥不能每天都来看你了。”

小雨一听就不高兴地瘪起了嘴,眼泪也在眼眶里打转。

穆然赶忙安慰:“不哭不哭,哥哥也不是都不来了,哥哥一放假就来看你好不好?”

小雨

趴在他的胸口抽抽搭搭哭着。

穆然接着说:“哥哥不来还有喻衡哥哥呢,喻衡哥哥每天都会来看你的。

你要是想哥哥了就跟喻衡哥哥说,喻衡哥哥就会给我打电话了,这样你又能听到我的声音了,所以不哭了好不好?”

“哥哥答应你,下次过来再给你带更好的糖糖。”

好久小雨才哭哭啼啼开口:“哥哥什么时候再来看我?”

“很快的,一个月之后,就三十天,三十天之后哥哥就来看你了。”

“真的吗?”

“真的,”穆然擦掉他的眼泪,“所以不哭了好不好?要是想哥哥了就让喻衡哥哥给我打电话,我想你了也会给喻衡哥哥打电话。”

“哦。”小雨委屈巴巴地应道,又倒回了穆然的怀里。

这一天,穆然在福利院陪了小雨很久才离开,第二天上午就离开了d市。

回到a市的日子一如既往的忙碌而单调。唯一的变数就是小雨,闲下来的时候他就会给小雨打电话,当然这电话都是打给喻衡,然后让喻衡转交的。

都说小孩子忘性大,穆然也曾担心过时间久了小雨是不是就会忘记自己,可谁知人小孩非但没忘记反而愈发黏他,三天两头就在喻衡耳边念叨什么时候能再见到小然哥哥,一度让天天跑福利院的喻衡很吃味。

而穆然也是,一到节假日就飞来d市,虽然待不久但能跟小家伙待上几个小时都觉得满足。

这一年,他来回d市的次数急剧增加,穆家父母对于儿子反常的举动也很是疑惑,后来才从儿子口中知道了乐小雨的存在,听说了他的遭遇都很心疼,特地跟着儿子去d市看了一眼。然后第一眼就喜欢上了这个笑眼弯弯,长得白白净净的漂亮小孩,一口气给他买了很多玩具,又见福利院设施陈旧,还资助了一笔钱。之后穆然再去d市夫妻俩也跟着去了。

很快又一年暑假。

这个暑假过后穆然就要去美国读书了,本来夫妻俩想趁着最后的机会带儿子出去旅游的,但是穆然对环球游没兴趣,而且心里惦念着远在d市的小家伙于是决定再次借住喻家。

孙明玉和喻建柏自然很欢迎。

就在出发前一天,喻衡打来一个电话。

“阿然,我爸妈决定领养小雨了!他马上就要成为我的弟弟了!”


状态提示:第166节
全部章节阅读完毕,请试读《都市偷香贼》《拯救人妻》《逆命
回到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