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8读书>强强耽美>彼之有岸静待卿>分卷阅读68

我只会在站在这冥界黄泉,无论千年万年,我愿意等,等他圆寂,等他重生,等待我们的缘分。他说过:生不离,任千秋万载;死不弃,任海枯石烂。从此忘川河畔,我必坚定不移,只待他归来之日。”

后来,小女孩将彼岸花种在了忘川河畔,慢慢地,花结了种,种又开了花。

几千年,几万年过去了,一男子站在彼岸花丛中看着彼岸花丛中的女子,两人相视一笑。这时,冥界忽然出现一道光,缘机来到忘川,看着彼和岸。

“阿弥陀佛,善哉善哉,我今日是来为我当初所犯下的罪过赎罪,彼,岸,你们既已忘记过往,那就随我一起去往西方净土吧。”

缘机带走了彼和岸,只剩下站在原地远远地望着离去僧人的小女孩,还有满地的彼岸花,就在冥界的佛光快消失时,缘机回头看了一眼小女孩,小女孩微笑着流下了泪。在缘机离开冥界后的日子里,小女孩总是站在奈何桥头望着远处一动不动。

天高云淡,微风徐徐,仙灵谷天边的五色夕阳依旧绚烂,忘川河边上,老者靠在岸边打着盹儿,整个仙界又平静了几百年。

“老者,请问这船能渡我否?”

老者微微睁开眼,只见一个飘逸俊朗的行者,老者笑了笑。

“能……能,此船……既渡亡者,亦渡有缘人,请上来吧。”

行者踏上游船,看着宽阔无边的忘川,微微叹了口气。

“小伙子叹什么气啊?”

行者摇了摇头,道:“这河这么宽,我何时才能到岸哪?”

老者哈哈大笑,道:“此河名忘川,说宽不宽,说窄也不窄,有意上岸者,就如跨过一条沟壑,若无意上岸,就算渡个几百年,几千年也上不了岸,呵呵……小伙子,你说河宽,可是有什么放不下的执念?”

行者转头一笑,看着老者,反问道:“那老者呢?又为何愿在这茫茫忘川中做个摆渡人?这忘川中,是否也曾有您的执念?”

老者微笑着,不说话,两眼凝视着那越来越小的孟婆庄。

行者也转过头去,看着那奈何桥边上的三生石红了眼,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,他时常难过,时常流泪,或许……是从踏入这冥界的那一刻开始吧,早已泛滥的眼泪划过脸颊滴落到这苍茫的忘川里。

茫茫忘川,亡灵无数,望一眼三生石,众鬼皆知,在冥界,一直流传着这样一个传说,曾经有一位女子为等所爱之人,日日夜夜站在奈何桥头,最终化作了一块石头,那块石头,在妖艳的彼岸花丛中,在无尽的奈何桥头,在澎湃的忘川河畔,它静静地伫立在那儿,看尽了人间的悲欢离合,受尽了黄泉的万里黄沙,被世人称为“三生石”。

在遥远的西方净土上,白色的曼陀罗华开遍山野,那是彼岸的今生,是彼岸的爱情。

在昏暗的冥界黄泉里,血色的彼岸花染红了冥界,那是彼岸的前世,是彼岸的回忆。

因果循环,缘起缘灭,奈何桥头,忘川河畔,三生石上情缘尽,幽幽黄泉,数里妖艳红花开遍,那是彼岸,彼岸……

“白泽,你说,佛祖为什么让缘机世世受尽轮回之苦啊?”鬼灯一脸八卦地看着白泽。

白泽邪邪笑道:“天机,不可泄露。只不过倒是可怜了你们冥界的郡主,乞求佛祖赐她和缘机一段缘分,佛祖答应她,只要她愿化作一颗磐石受尽磨难便可与缘机修来一世的缘分,令我惊讶的是,她竟然答应了,这么多年以来,就只为看一眼缘机,等那未知的缘分,你说,这是何苦呢?”

“是啊!何苦呢!”鬼灯看着棋子发呆道。

“喂,鬼灯,你下不下,想什么呢。哈哈……你瞧,我又赢了。”

鬼灯见白泽赢了,耍赖道:“不行,这盘不算,我刚才走神了。”

白泽坚持不让,“输了就是输了,不准耍赖,上次我们的凡间赌局你就耍了赖,悄悄地在羽灵身边弄来一个拥有岸残缺仙灵的彼墨尘,你别以为我不知道啊。”

“论耍赖,我还技不如白泽你了,你悄悄给岸如陌醒神丹这事又如何解释?”

“好了好了,不说了,那都多少年前的事了,咱俩算平局,鬼灯,你敢不敢再和我赌一把?”

“有何不敢?还是老规矩……”

曦淼山间,红梅树下,棋局依然,地上的梅子酒溢了出来,酒香飘过万里。

“白泽,鬼灯……”

白泽鬼灯一同转头,看着一身碧青色的男子微笑着……

作者有话要说:  小说到这里就结束了,亲们还好吗?如果喜欢,请为小说打个分哟,疯吖在此谢谢大家这么久以来的支持。


状态提示:分卷阅读68
全部章节阅读完毕,请试读《狼窝(NP肉监狱)》《每天都在羞耻中(直播)》《末日来谈恋爱呀gl
回到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