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墨,我没事,我要去找我妈。”

“她没事,在隔壁病房。“陆墨凡说着,坐在床边,拉起她的手:”以后不管发生任何事,都不能独自跑去,你知道吗?如果我再去晚点,你就会被烧死,我无法想象如果你有性命危险,我该怎么办?“

“墨。”她没料到他会如此。

当时,她只是紧张,独自离去是最好的决定,又不误他的事。

“等你好后,我们就结婚,我再也不管什么苏氏,也不管你有多少理由,我要让你嫁给我。”

“咦,你还没求婚就想我嫁,我有这么不值钱吗?”她说着,故意别过脸,在受惊后清醒,又被他感动,她真想大哭一场。

“你不值钱,你是无价的。”他说着,扳正她的身子:“答应我,不管有任何危险,都必须通知我,我是你的男人,这些事本该让我替你撑着,而不是你独自去承受,去面对。”

“我无法想象,如果我失去了你,我会怎么办。”在竹火中,他发现自己快要崩溃掉,每次在她遇险地,他几乎都要疯了。

“我到底有多幸运,才会遇到你。”她伸手紧抱着他。

门外,沉于站在那,听着他们的对话,看着他们幸福的模样,不忍打扰。

“沉于,你怎么来了?”夏天悠发现沉于怔怔在那,怪不好意思推开他。

“我找墨有点事。”沉于摸了摸鼻子,不敢看他们。

“我去去就回。”陆墨凡说着,而夏天悠看着沉于的神色,似乎想到了什么。

第五百零九章 一切都结束了

深夜,医院来了一位不速之客。

“奶奶?”夏天悠从床上坐起来,不敢相信的看着她。

不是躺在病床上吗?不是受了重伤吗?是她亲眼看到的,为什么她好端端的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呢?

“这么吃惊,看到奶奶,是不是不高兴?”苏老夫人轻声说着,眼底全是宠溺之意,对于她最近的事,她都知道了。

只是,最近发生的事,她要暗中处理,所以,没有给她任何压力。

“让你受苦了。”

她被苏老夫人拥在怀里,这种真实的感觉,令她落泪。

“奶奶?真的是你?你没事了?苏浅还骗我,说你还在昏迷不省人事。”她不敢相信自己的错觉。

苏老夫人坐下,对她说起半个月前的事。

原来,是她事前就知道了,找人解决掉了想伤害她的人,并利用这次机会,出了车祸,她受伤,到就医,一切都是她安排好的,就是想让对方露出马脚。

“奶奶,你早就知道是他了?”

“只是怀疑,不能确定,直到有一次陆少找到我。”苏老夫人拉着她的手,低声说着。

“你说这一切,陆墨凡都知道,他也参与?”她万没料到,他居然没有向她坦诚。

虽然一切都完美,但他却……她心底有些异样。

“嗯,这个年轻人,奶奶很欣赏,你的眼光果真不错。”苏老夫人似乎忘记了自己曾不喜欢陆家的人。

她苦涩一笑,听着苏老夫人将事情说完后,她整个人陷进一种痛苦中,久久不能自拔。

清晨,秋风轻轻拂过,她看着剌眼的阳光。

“夏天,夏天。”蓝若蝶的声音将她拉回了现实中。

“怎么了?”

“你看,你看。”这时,她拿着摇控器,让夏天悠看新闻。

新闻,是市长落马,他背后的阴谋随之爆光,原来,多年前徐氏因误信合作方,资金周转不过来,而那时,夏天悠的生父亦是苏家的少爷曾答应帮忙,最终因车祸而失信,徐家倒闭前,他送徐炫出国,并一把火将家业烧毁,随后逃离。

而事后,他曾发现,原来合作方失信,是因为一个女人!而那个女人亦是他喜欢的女人,却因得不到毁之!让他心生报复,所以,他整容换皮,让自己年轻十岁,随手接近苏暖,并成功进到了苏家。

“怎么会这样?”她知道他是坏人,可是,没料到他就是整容后的徐董。

昨晚,陆墨凡带人将市长的势力削毁,而他所有计划中谈话,还有视频,全部也被爆光,所以,一夜之间他成了罪人。

“这个就是报应吧。”蓝若蝶想想,觉得确实是报应。

整了这么多人,发生这么多事,居然只是阴差阳错。

“蓝雄死得很冤枉。”她想了想,觉得整件事中,蓝雄的死是不应该的。

他只不过是碍着徐炫,所以注定了悲剧。

“都过去了,夏天,你有什么打算?与苏家认亲,并进入苏家?”蓝若蝶小心翼翼问着,毕竟,她觉得苏家没什么不好,但是庞大的家庭,人际关系也复杂,而夏天悠不适合。

“我姓夏。”她低声笑,一切似乎雨过天晴了。

只是,整件事中,包括景奕甜的事,陆墨凡不曾给过她一个交待。

“你的选择,我都会支持你。”蓝若蝶说着,突然想到楚亦轩说的话:“我听说陆少布下的天罗地网,没想到他会这么聪明,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中,害得我白担心了一场,如果不是他,这些事都不会顺利。”

“这个陆墨凡,平时看他挺冷的,没想到临时这么给力,到时夏天你就受不到任何威胁了,听说景奕甜昨晚跳楼了,死了。”

“死了?”夏天悠动了动,拉着她的手,不敢相信。

“是啊,死了,听说面目全非,很可怕。”蓝若蝶轻声说着,夏天悠抿嘴,不作声。

一天的时间过去了


状态提示:_分节阅读_417--第1页完,继续看下一页
回到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