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市警察局内,值班的人正在打瞌睡,感觉一道黑影闪身,进去。

“不会见鬼了吧?”警察抬头,看着四周没人,只觉得毛骨悚然的,赶紧拿着大衣过来盖着身子。

张董和蓝董,两人被关一起。

“不可能。”张董拒绝这个真相。

相对而言,蓝董似乎清醒了几分。

李安举找人来告诉他,一切与徐炫有关,让他回想这段时间的合作。

确实有漏洞,比如他的计划,那么完美,怎么落到如此下场,此事只能说明,有人在出卖他。

“我已经没东西可以输了,大不了赔上这条命!”蓝董笑了。

面对这么事,他突然醒悟,追求的东西,一夜之间没了。

“怎么会是他出卖?他和我的合作,明明……”他似乎想到什么,那夜,他拿出去的货币,确实是徐炫的手下拿走了。

最后,李宁出现,帮他掰回一战,把货币又找回来了。

问题出现在这,那些人死了,但不等于他的秘密没有被泄漏出去。

“难道真的是他?”张董不敢相信,难道真是徐炫下个套,让他们往下跳?

里面,安静得很,只有月光从天窗射进来。

“我怀疑那个人没死。”蓝董说着。

现在,他觉得李安举的话,很可信,可惜他已经没办法联系上李安举了。

“那个人?你说的是?”张董抬头,看着蓝董。

不需要说,两人陷进了往事中。

“吱。”沉重的脚步声,仿佛从地狱里传来一般,他们两人面面相觑。

只见有位穿着黑衣的人站在外面,阴森的看着他。

牢里,仿佛被笼罩上一层冰。

“你是谁?”

那人不作声,手上掏出银枪,朝着他们连开了两枪。

“砰砰。”两枪响后,他把枪收起,转身悠然离去。

外面的警察听到动静后,跑进来,只见里面两个大人物死了。

“喂,局长,出事了。”值班的警察,吓得腿软。

局长等人赶到时,已是凌晨二点,看着张董与蓝董死在牢里,他气得揪起值班的警察,却不能动手。

“局长,我也不知怎么回事,没有人进来,却听到枪声。”

此时的局长,浑身散发着杀气,眼神冰冷得可怕。

“你……”他气得甩手,拿起手机走到一边。

“喂,陆少,人死了。”局长心情沉重,把这两个人关一起,对他们有利而无害,没料到如今居然有人前来暗杀。

“知道了,我会处理。”局长挂了电话,转头让人把两具尸体抬了起去。

随后,把监控里的视频全部刻出来,将其他的视频全部删除。

c城,陆园内。

陆墨凡接到电话后,俊脸微变,握着手机走到吧台前倒了杯红酒。

“发生什么事了?”夏天悠看到他的神情,已无法入睡。

他睨视着她许久后,将红酒送入口中。

“张董和蓝董被杀了。”

他的话霸惊到她,夏天悠呆呆站在那,许久不曾将他话中之意消化,这是什么意思?好端端的人,都已入监牢了,怎么会被杀?

“查到是谁做的吗?”

“嗯。”陆墨凡沉声应着,心情却无比沉重。

每一步,都在证实着一件事。

“是他吗?”

“嗯。”

这时,安田回来,敲响着门,陆墨凡抱着她,在额头上轻轻吻着:“好好休息,明天还需要你去撑场呢。”

“遵命。”她笑了,心里却是苦涩的。

不管如何,蓝董的死,对蓝若蝶而言,是个打击,至少那个人与她是有血缘关系的,想到这里,她走到隔壁房,只见蓝若蝶没睡,正在刷着手机。

“夏天,怎么没睡?”她奇怪,看着时间,凌晨二点半。

夏天悠坐在那,犹豫着要不要说。

“睡不着,想和你聊聊。”

蓝若蝶放下手机,侧头看着夏天悠:“出什么事了?该不会和陆少吵架了吧?”

这两个人一直闹别扭,她也是醉了。

“没有!”

“夏天。”

夏天悠突然伸手,一把将她搂住,紧紧的抱着:“不管发生什么事,我都会在你的身边,像你的亲人一样。”

“我知道,你一直都是。”蓝若蝶能感觉到,似乎有事已发生了。

她深呼吸了一口气,推开她:“是不是他出事了?“

“嗯。”

“逃了?”

“死了。”夏天悠说着,蓝若蝶瞪大眼睛,随后一笑:“死了也好,他这一生注定就这样了,人不能贪婪,否则,终是害人害已,他做了这么多坏事,这是他应该受的。”

“难过就哭出来。”夏天悠懂她。

“有什么好难过?我永远都忘记不了当初他赶我出家门,他为蓝妙把我推开,甚至逼我交出我母亲留下的股份,甚至为了这些东西,要和我断绝关系,我不难过,我甚至恨他!在我最努力的时候,他盗取了我的心血,让我差点变成了罪人,这样的人,他没资格当我父亲。“

夏天悠不作声,不管蓝若蝶是口是心非,还是说的实话,她都会站在她的身边。

“绑架你的人,你是不是找到了?“她一直想问夏天悠。

这些人,最终目的是什么,为什么会总着夏天悠而来?她不明白,但她知道夏天悠一定知道。

“嗯,他会处理的,这段时间我可能需要你帮我忙。”她说着。

a市没有楚亦轩在,她怕他会有危险


状态提示:_分节阅读_411--第1页完,继续看下一页
回到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