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徐炫,我都按你说的去做了,你什么时候放了我的父亲?”沈倩忍不住问着,她实在不想再当任何人的傀儡了。

漆黑的深夜,微弱的月光洒落在他的身上,让一身痞气侧露无疑。

“沈倩,你什么时候这么有情有义了?别忘了当初,你是怎么在我身下承欢的。”徐炫伸手捏着她的下巴。

“我们互不相欠,男欢女爱很正常!如果你再继续这样,我会采取法律手段保护自己。”沈倩平静的说着,她无法再忍受了。

现在她心里不好受,陆墨凡帮她,而她却要拖夏天悠下手。

曾经她讨厌夏天悠,但并不代表现在也是。

“正常?只要你让我高兴了,我就放了他。”徐炫伸手绕过她,将她抱着坐在大腿上。

“徐炫,你变态。”沈倩试图掰开他,却被他各种玩弄。

“变态?知道什么叫变态吗?”徐炫低头亲吻着她的脖子,车子直冲撞着,眼看着就要撞上栏杆。

“啊,快调头。”沈倩吓着了。

在车就要飞撞上前时,他突然拐弯,车子平衡的往前继续行驶着。

“哈哈,剌激吗?”他强扳过她的身子,不断亲吻着

“你什么时候才能收手?”沈倩几乎受不了了。

他一只手死死的搂住她,一边开着车子,每次快撞车时,就快速的拐个弯,再次左撞右窜的。

“这才叫剌激。”他说着,把她推到一边,很无趣的换了一首曲子。

“砰。”沈倩的脸被撞到玻璃窗前,她额头迸出血。

这时,一辆豪华的劳斯莱斯行驶而过,陆墨凡转头,看到这一幕。

“查查那辆车的主人是谁?”陆墨凡对着陈晓说着。

“是。”陈晓应声,拿着手机查着,很快就查到那辆车是一位姓陈的名下,但却顺藤摸瓜。

“陆少,是位残疾人购的车。”一位残疾人怎么会买这么好的人?双腿不能动的人,根本就无法开车。

“让人跟着,看看开车的人到底是谁。”陆墨凡说着,很快那辆车上了高速,在关卡取卡时,他的脸露在摄相头前,很快被陈晓捕捉到。

“是徐炫。”

这个名字,大家都非常熟悉了。

“沈倩去陆园,把股份授权书交给了夏天悠,这一刻,却与徐炫在一起?”陈晓摸着下巴说着:“陆少,这徐炫,智商真不是一般的欠费啊。”

“是不太高明。”陆墨凡微点头,才一会儿功夫,就把他给揭穿了。

陆园,今天不太平静。

“夏小姐,有位姓苏的先生说要见你。”这时,保镖进来汇报。

“苏?是老先生吗?”她想了想,她认识姓苏的人不多,而最近合作的苏先生,就是唯一的男性。

“是的。”

“让他进来。”夏天悠说着。

蓝若蝶有些意外:“夏天,你才在这别墅住了两天,怎么好象全天下的人都知道你住在这,还专门往这跑?比如说沈倩,她明明在a市,今天才到c城,上哪打听到你在这里的?再说,就连你的助理都不知你在这啊。”

有些话,说者无意,听者有意。

“是啊。”夏天悠心里咯噔一下,她根本就没往这层想。

“夏小姐。”这时,一大约六十多岁的男子走进来,虽然年迈,但身材高挺英伟,目光中隐含一份威严。

“苏先生,欢迎。”夏天悠上前迎接,蓝若蝶乖乖跑一边泡了茶端上来。

苏先生坐在沙发上,打量着这里:“没想到夏小姐和阿墨居然是一对,这孩子,有眼光。”

“阿墨?苏先生,您认识他?”她意外万分。

“当然认识,他在国外时,我们曾有几面之缘,这孩子不错。”苏先生说到陆墨凡,连夸个不停。

夏天悠坐在那,都觉得自己占了陆墨凡的光。

“苏先生,您今天来是?”她疑惑。

“哦,今天来主要和你谈谈细节,听说你们已经在准备了,我想听听你的看法,也想了解一下进度。”苏先生这才回神,发现自己扯远了。

蓝若蝶坐在一边听着,还时不时朝着夏天悠眨眼。

聊了大概半个小时后,大多是夏天悠在说,苏先生在听,时不时插嘴说一下意外,她很认真的拿着笔在记录着。

“苏老,您来了?”陆墨凡风尘仆仆赶回来,看到大厅里这一幕,他以为自己眼花了。

向来不喜欢登门拜访任何人,心高气傲的苏老前辈,居然跑到他别墅了,还与夏天悠在交流着。

“阿墨,你回来得正好,我和你女朋友最近有个合作,顺便和她聊聊进展,你小子眼光挺不错,这一回,我挺你。”苏先生看着陆墨凡回来,那威严的一面倒敛去不少,脸上多了些许笑容。

夏天悠站起来,有些弱弱的问道:“苏先生,我有件事想问您。”

“都是自己人,不用客气,有什么直接说。”

“我和您的合作,不会是因为他,您才给我面子吧?“她问得小心翼翼,深怕对方会生气。

“哈哈。”苏先生听后,不怒反而笑了。

陆墨凡由替他解释:“苏老向来做事公平公正,绝对不会因为我才会考虑与你的合作。”

“哈哈,还是阿墨了解我!”苏先生显然,更喜欢她的坦率:“你的作品,和你的人一样,有灵气。”

与她客套完后,两个男人则跑到书房继续交流。

“夏小姐,您那份授权股份书,能否给我看看?”这时,安田走进来,直接


状态提示:_分节阅读_395--第1页完,继续看下一页
回到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