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说得头头是道,让人无法反驳。

“那我助少爷一臂之力。”老管家也沉声应着。

他紧握着拳头,这是他渴望已久的,却被欧顾晟轻易就唤起来了野性。

“很好。”欧顾晟沉声一笑,单手插兜里,转身走到阳台上,看着漆黑的夜,他心有所思。

老街,夏妈妈站在路边,看着景奕甜。

“你还来做什么?你们上次让我做的事,我已要做了。”夏妈妈的脸上,皱纹似一夜间爬满了脸。

她知道每走一步,都是错的,可惜回不了头了。

“做了,可我不满意!别忘了,夏天悠她现在平安无事。”景奕甜有些咄咄逼人,她高傲的站在夏妈妈面前,如同女王一样傲视着。

“但她是我的女儿!”夏妈妈紧握着拳头,牺牲夏天悠,也是逼不得已。

景奕甜迈着大步上前,高跟鞋踩在地上,发出清脆的响声,她轻蔑一笑:“女儿?哦,我都快忘了你是个没良心的母亲。不过相信她也不再买你的账了,你说该如何是好?”

“景奕甜,你是个艺人!难道你就不怕被陆少知道吗?”夏妈妈也不是省油灯。

“哈哈,艺人?我回来就是为了争口气,去他的艺人,他知道又如何?他舍不得杀我。”景奕甜笑得妩媚,好象一切尽在她掌控中一样。

“记着,让夏天悠肚子里那块肉没了!如果明天我还得不到消息,誓必把你的事给抖出去。”景奕甜笑得很甜,似在说什么好玩的事儿一样。

夏妈妈看着她扭着性感的蛮腰离去,那含笑的模样,她气得牙痒痒。

“不行,我不能坐以待毙。”她不断摇头,落到这地步了。

不远处,一道身影被路灯照着斜过来。

“谁?”她猛抬头,害怕自己的事情败露。

夏天亮错愕,有些恐惧的看着她:“妈,你在害姐?你居然让人绑架了她?你怎么比我的心肠还坏?”

他曾经做过伤害夏天悠的事,现在悔都来不及。想想,夏天悠对他们真的很好,好到连身边的人都赞他有福气。

“儿子,你听妈说!事情不是这样的。”她想找借口,却找不着任何适合的词去形容。

“我都听到了。”夏天亮大吼着

他如果不是烟瘾犯了,出来买包烟,也不会知道事情的真相。

“你看现在的老街,如果不是姐牺牲自己,早保不住!你看那幢已完工的祖屋,如果不是姐,它也恢复不到原样!再看看我,好端端站在这,如果不是姐,我就不会被改过自新,也不会活到现在。”夏天悠伸手戳着胸口,一脸是怒。

“可是,你却恩将仇报!你要把她害死才甘心吗?”

她嘴唇微微动了动,夏天亮骂得确实是对的。

“我没办法啊。”她也不想这样,每次害了夏天悠后,她都觉得自己异常难受,但是,看着那张脸,她都觉得自己这样做是对的。

“滚。”夏天亮转身,朝着外面跑去。

“儿子,儿子,你听妈说。”夏妈妈追着上前,但最近身体不舒服而摔倒,眼睁睁看着他跑远。

“啪啪啪。”这时,不远处传来掌声。

她猛的转头,看到李宁站在不远处。

“这就是报应?可惜,还没完。”李宁从车里推开门,斜依在那,抽着雪茄,看着她狼狈的模样。

她惊讶,他是什么时候来的。

“你什么时候来的?”她的把握够多了,如果再被他知道,她就真毁了。

“该听到的,该看的,该录的,我都做了。”李宁也不隐瞒,他看着她,他迈着大步上半,蹲下来。

“这种感觉怎么样?”他沉声问着。

夏妈妈吓得浑身颤抖,看着李宁,就好象看着魔鬼一样。

“别担心,我不会亲自出手的!因为你不配。”他沉声说着,狠抽了一口雪茄后,才转身离去。

街道,有些空荡荡的,她的身影显得有些萧条,有些凄凉。

“怎么搞成这样?”她不断自问:“我没错,我没错,是他们错了。”

公寓里,夏天悠在沙发上坐着,居然睡着了,当她醒来时,夜幕已降临。

“嘶。”她发麻的手臂轻轻动了动,伸手去端水,却无力。

“夏小姐,请。”阳台暗处,左边看状,走了上来,为她递上一杯温水。

“谢谢。”夏天悠似习惯这人的存在了。

左边看着她喝水,他习惯性的想退到暗处。

“左边,过来坐。”她声音很轻,左边听闻,也不客气,上前坐在她对面的沙发上。

公寓里很安静,夏天悠沉默了许久。

“我听说苏家曾有一养女,是吗?”夏天悠的声音很轻。

“嗯。”

“你知道她的事,多吗?”她有点想了解母亲的过去。

其实,说白了!她并不恨任何人,包括她现在弄成这样,都觉得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。

夏妈妈把她抚养大,她自小就叫她母亲,虽然她和自己并不亲,甚至逼她过得很辛苦,但夏天悠很知足,懂得感恩。

“不多!我是近十年,才在夫人身边。”左边话很少,但都说到重点。

左边的话才落,他的手机响了,是一个熟悉的号码。

“喂,苏董。”他的声音很轻,习惯性的语气,像是训练出来的。

“夏小姐,电话。”他把手机递给她。

夏天悠看着他里的电话,犹豫半秒,还是接了:“喂。”

“夏天,是我!现在感觉怎么样


状态提示:_分节阅读_341--第1页完,继续看下一页
回到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