夏天悠沉默了半晌:“好,我走。”

她走了几步,回首继续说着:“汤我已煮好,再过一会,就可以喝了,注意身体。”

夏妈妈眼神闪烁着,抱着柜子的手微紧:“你也出去,我没事,休息会就好。”

她把所有人支开,才打开柜子,看着最底层的相片。

“我是不是做错了?”她的声音很低,想控制着自己的情绪。

夏天悠站在路边,一辆黑色奔驰朝这边行驶而来。

“夏小姐。”车窗摇下,陈晓的脸在她的面前不断放大。

“陈晓?你怎么回国了?”她错愕,有些欣喜。

他怎么回中国了?还会出现在老街。

“休假,所以回来了,出来兜风没料到居然遇到您了。”陈晓帅气一笑,拍着副驾驶位:“好久没回a市了,变化真大,夏小姐介意给我当导游吗?”

“好啊。”夏天悠笑了笑,绕过车身,打开门上车。

车内,一阵熟悉的淡淡气息拂鼻而来,是陆墨凡的味道。

她看着车内的打火机,伸手拿起,是陆墨凡的!看来,陈晓与她的偶遇,是假的!他让他来的吧?

“夏小姐,不知这里有什么出名特色小吃?嘴馋了。”陈晓轻松踩着油门,一边问着夏天悠。

“南边小街,那里是老街出了名的小吃街,就不知你会不会习惯。”她说着,陈晓顺着她指路的方向开去。

整个下午,她陪着陈晓穿梭在街道,每摊小吃都光顾了。

“陆少,既然担心,为什么不亲自去陪她?”安田站在街头某一处,顺着陆墨凡的视线看去。

据说夏天悠已经几天没有好好用餐了,陈晓这一次的任务就是让她吃饱喝足,顺便调理一下心情。

“还不是时候。”

“哎。”安田长叹口气,感情这事儿,还真是复杂,看来他以后还是不要恋爱了。

看看陆墨凡,翻手覆云,却在夏天悠的面前不知所措。

第四百二十章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

陆墨凡转身,看到蓝若蝶翘着二郎腿,坐在一边侧头看着他.

“陆少还真是雅兴,这么高档的地方,你也会光顾?”蓝若蝶朗声说着:“要不要一起吃点?”

“嗯。”陆墨凡没拒绝,而是走上前。

安田摸了摸鼻子,随意找个位置坐在不远处。

“老板,来两瓶酒。”蓝若蝶挥了挥手,老板应声后,马上把啤酒呈上来。

陆衣袖卷起来。

“看着还挺熟?陆少也吃过大排档?”蓝若蝶有些意外,看着他熟悉的点几个小菜,名字都这么熟。

想到之前的情形,他不由得轻声笑了。

“她带我去过。”他提及以前,笑意里尽是暖暖的。

蓝若蝶白他一眼,没想到高高在上的陆墨凡,居然也有笑得如此单纯的模样,简直是醉了。

“原来还有回忆啊。”

“嗯。”陆墨凡随手洗了洗碗和筷子,然后,把啤酒打开。

喝习惯了洋酒,一瞬间换成啤酒,倒是有些滑稽。

“陆少,故意的吧?”她看着夏天悠的身影,再看着他。

连瞎子都看得出来他出现这,肯定是为了夏天悠,虽然不认识夏天悠身边那个男人,但肯定与陆墨凡有关系的。

“有事?”陆墨凡向来不拖泥带水,再说他也了解她的性格。

“看来什么事都瞒不过你。”蓝若蝶喝了一口啤酒,指尖轻扣着桌角:“陆少对蓝氏感兴趣吗?”

最近,蓝氏集团快撑不下去了,如今被架空,股东们都撤了。

“你想我收购蓝氏集团?”

“蓝氏集团既然经营得好,还可以更上一层。”她抿嘴说着,对于蓝氏,她没感情倒是假的。

她手上曾就有百分之十的股份,那是母亲留给她的。

“恐怕不行。”

“我知道我的要求不合理,毕竟蓝氏现在就是个累赘。”蓝若蝶耸下肩膀,她都觉得这个要求太过了。

她与陆墨凡非亲非故,怎么会帮她?再说,如果收购蓝氏,也需要一大手笔,这…太不切实际了。

“你觉得蓝董会这么轻易放弃?”陆墨凡挑眉,沉声问。

“银行不贷款,客户撤离,供应端催款,负债累累,我觉得应该撑不下去了。”

陆墨凡指尖扣着酒杯,端起啤酒,这时安田脸色微变,转身来到他的耳边说了一句,他脸色微变。

“是不是出事了?”

“楚亦轩出了点状况。”陆墨凡抬眸,淡淡看她。

听到这个名字,她脸色僵硬:“他怎么了?”

那个在她有困难时,挺身而出的男人,好象无所不难,但好象最近他都消失了,是她太粗心了吗?

“你自己看。”陆墨凡把手机递上前。

她看着上面的信息,坐在椅子上,久久不能回神。

“怎么会?他怎么会落在别人的手里。”她不愿意相信这是真的,楚亦轩他这么强大,怎么会……

她不敢相信,但陆墨凡是不会骗她的。

“沉于会告诉你。”他说着,递了车钥匙给她,蓝若蝶犹豫着,还是接着钥匙,转身飞快的奔到车上,启动车子,撞到了一边的垃圾筒。

安田看着她的身影,低声问着:“陆少,这样会不会不太好?”

“别小气女人的爆发力。”陆墨凡喝着啤酒,示意安田坐下一起喝酒。

“陆少是利用蓝小姐,替我们打前锋?”

“只有女人出手,才不会受到关注,而徐炫这么敏感,我


状态提示:_分节阅读_339--第1页完,继续看下一页
回到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