徐炫走出来,转身进入另外一间房。

里面,局长正闭目养神。

“起来。”这时,有人上前,摇醒他。

局长微睁眼,看到徐炫,那国字脸微沉,显然心情不佳。

“原来是你?”他没料到抓自己来的人,会是徐炫。

当然,徐炫是何许人,他自然也清楚,曾经没落的徐家,如今他。

“局长大人,好久不见。”徐炫上前,没过一会,保镖就把美酒和佳肴端上来,摆在那里。

局长看着这些美食,国字脸神情没缓。

“徐少,有事请说。”局长也是在风浪尖上打滚的人,自然不看重这些。

重点是他是陆墨凡培养出来的人,眼尖得很。

“哈哈!我就喜欢爽快的人。”徐炫朗声一笑,端上一杯酒,可局长并没有接,而是冷眼看了一下。

“听说你贪污,现在介入调查,现在上头的找你去谈话,你说现在你人在这,会有什么后果?”徐炫凉凉的说着。

局长指尖微僵,抬头看他。

“看来,徐少是准备把我拉下来!”局长眸光微冷,接着说:“这些贪污之词,恐怕是落不到我的身上,爱查,但查去吧。”

“你是陆墨凡的人!一旦他有遇,你也逃不了,你是个聪明的人。”徐炫抿了一口红酒。

这时,他的手下把整理好的资料递了上来。

“局长大人,请过目。”徐炫也挺是客气。

局长伸手,接过资料过目,上面都是写着他贪污的数字,还有最近的传言,有人说他是贪污被调查,才一走了之的。

“看来,整件事的幕后推手就是你了。你明知我会与楚少到郊外,特意设局等待我们往下跳!可惜,我不是小人。”

“砰。”徐炫把酒杯重重放下,看着眼前此人。

“我现在可以一枪毙了你。”

“可以。”局长起身,迎上他的目光。

“,陆墨凡给了你什么好处?开个价,我给。”徐炫需要人才,更需要官场上的人。

他需要利用这点,打进内部,所以,局长是他相中的人选。

“命。”局长微吐出这个字。

他的命,是陆墨凡给的!他可以忘恩,可以负义,却不能负陆墨凡。

“哗啦啦。”徐炫掀桌,有些抓狂,甩头走了。

局长看着他的背影,微转身,走到窗前站直身子。

“游戏,越来越好玩了。”他沉声说着,身为局长,被困在这,恐怕a市已乱套了。

徐炫出去,拿出手机,打着一通电话。

“张董,是我。”他声音微沉,强压抑着内心的不悦。

张董接到他的电话,也是喜出望外。

“徐少,是不是有情况?”

“嗯,游戏继续,我会让人告诉你怎么做。”徐炫说着,挂断了电话,站在外面吹着冷风。

深夜,李家则是一片冷清。

“老爷,该睡了。”管家看着李宁站在风中眺望,上前劝说。

“这一眨眼,就二十多年了。”李宁脸上带着苍桑,好象苍老了好几岁。

“老爷,你还在想当年的事?”管家不解。

这一路走过来,他都是跟在李宁身边,事事都很清楚。

“是啊,如果我当年不极端,她是不是就不会死?有时我觉得是我在逼她!或许,如果我当年,没有让那个女人怀上孩子,她是不是会嫁给我,而不是苏家那个人?”李宁有些恍惚,人老了,总喜欢怀念过去。

“老爷!”管家感觉到他的痛心。

当年,他们还年轻,无能为力的事很多,特别是情字。

“我是不是错了?”

“老爷!你没有错,但感情这种事,勉强不来。”管家不知该怎么安慰,李宁这一辈子,只爱过一个女人。

“是啊,勉强不来!所以,她宁愿死,还是爱着那个人。”李宁长叹口气,眼底尽是凄凉。

这么多年,那个梦在他困扰着他,每每入睡,都梦见她问为什么要逼死他?

“苏家的人,恐怕是要把她认回去了。”李宁深知,苏家最近的举动,完全把夏天悠困在其中,不让任何要接近。

“老爷,你是想?”

“她,必须嫁进我们李家。二十年前,我输了,但二十年后,我儿子不能输。”李宁很肯定的说。

“老爷!感情强求不得,再说夏小姐现在怀孕了,这嫁给少爷,岂不是给戴绿帽?”管家脸上露出难色,觉得这件事办不得。

“怀孕?还没生呢。”李宁有些生气,转身怒吼着。

“您的意思是?”管家头皮发麻,该不会是想让那团肉给流掉吧?

李宁不作声,却心里有所想。

是夜,他开着车朝着老街而去,车停在江边,一道娇小的身影穿过夜色,朝这边走了过来。

“你找我做什么?”夏妈妈语气不是很好。

李宁抽着雪茄,坐在驾驶位上,看着站在车边的人。

“听说夏天悠怀孕了!”

“是。”

夏妈妈觉得很不安,李宁的出现,似乎又要打破她的沉默了。

“难道你不想做点什么?苏夫人是个狠手,这情形,似乎想要把她认回去,你多年的心血也算是白费了。”

“你怎么会知道?”夏妈妈瞪大双眸,当年她收养夏天悠的事,李宁怎么会知道?

“我还知道是你害死了她。”李宁没留一点悬念,直接说出来。

“不,不是我。”夏妈妈吓得脸色大变。

“知道这些年我为什么留着你吗


状态提示:_分节阅读_333--第1页完,继续看下一页
回到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