夏天悠抬头,看着二楼的卧室,拿着手上的包微紧。

“好。”她什么也没问。

两人同时离去,保镖上前,把大门关上!

“其实,我和陆少在一起,只是个巧合。”

“我知道。”

她看着夏天悠淡定的模样,有些气得牙痒痒的。

“没想到你居然跑出来了!”

“如果不想上别人知道你的嘴脸,就给我闭嘴!”夏天悠转身,抬头看着高傲的景奕甜,她笑得有些冷:“你可以在陆少面前掩饰得很好!但是,人在做,天在看,你诱惑绑架我,这笔账,我迟早会和你算清的。”

景奕甜的笑容,僵在脸上,她第一次看到夏天悠如此决裂的模样。

“我等着!”她冷声回应,两人气上迸出了敌对的火花。

她不知景奕甜到底想做什么,但她清楚,这个女人有目的,而且,动机不纯。

“徐炫那边,麻烦你转告他。再见,我们不再是朋友,有什么招尽管使出来。”夏天悠迈着大步离去。

景奕甜站在原地,不断跺脚:“夏天悠,我看你能嚣张到什么时候。”

路边,安田开着奔驰朝这边行使而来。

“夏小姐,上车。”他推开车门,示意她上来。

现在,大家都知道她应该是失踪了两天!她怎么回来的,不由得让人沉思,接到楚亦轩的电话,他也有些意外。

“为什么是我?”夏天悠轻声问着。

翻看着这些资料,以她的身份,还有资质,是完全进不了场的,但楚亦轩却指定让她去。

“到了,你自然就知道。”安田话中有话。

c城苏家,富可敌城。虽不知夏天悠为何会如此幸运,但不能否认,这一次,他们算是来了场赌注。

“好。”她不再多问,内心有着自己的盘算。

转头看着路上的风景,阳光洒落,有些剌眼。

老街,李安举抽完一根雪茄,迈着大步走进去,只见夏妈妈正在做饭。

“是李少,你来了?”她有些惊讶,把手擦干,连忙出来倒茶水。

李安举冷眼看着她的举动:“夏天悠呢?”

听到这个名字,她有些心虚,布满皱纹的脸僵硬:“她已经几天没回来了,你要找她?”

“但我没记错的话,她是回来后,就没有再回去过。”李安举最讨厌拐弯抹角。

当初,夏天悠算是救他一命,他这人什么都不好,唯懂得报恩。

“怎么可能?夏天她一向不喜欢向别人过问她的事。”她说着,但端着水的手却发抖,水洒在她的手上。

李安举把这一幕看在眼里。

“阿姨,我希望她安好,你明白吗?”他的声音微沉,甚至有些冷。

“她是不是出事了?”夏妈妈错愕。

李安举不作声,他端着茶水浅抿一口:“如果我没记错的话,她应该是回来找你了!至于你有什么秘密,我不想深究,我现在就要见她。”

他最近追查,发现此人还真多秘密。

别的不提,就单如沉于所说的,那次她中毒事件开始,一切或许都是她一手操作的。

“李少,我真不知她在哪里!再说,她是我的女儿!如果她惹了什么事,让您不高兴了,我替她向你道歉!如果您过来这里闹事的,不好意思,我只能请你出去。”夏妈妈也不是软骨头,被欺负到家里了,她也不能忍的。

李安举抬眸,淡淡看她一眼。

“很好。”李安举起身,迈着大步离去。

夏妈妈看着他离去的身影,直到他的车辆扬长而去,她才松口气。

“妈,你是不是知道姐姐去哪里了?”夏天亮站在走廊走,看着母亲那松口气的模样,也有些怀疑。

最近,陆墨凡过来找了几次,李安举也来了!难道真是姐姐出事了吗?

“她去哪里,我哪知道?你们这些孩子,长大了就不懂母亲的苦恼!一个个就懂得找麻烦,什么时候才能让我省点心啊?”她有些生气,转身回屋。

车内,李安举握着方向盘,心若有所思。

“老大,还需要继续监视吗?”

“继续!我觉得就是她做的。”李安举沉声说着,他发现夏妈妈的神情,举动完全处于紧张状态。

一个人的神态出卖自己,那只能证明,她真的很心虚。

“喂,是。”

“不必再监视。”李安举接了电话后,整个人沉默了。

他的手下来电,示在项目竞争场上,看到了夏天悠出现,她身边站的是安田!今天,她是代替了陆墨凡出场。

第三百九十章 故意扰乱

豪华的五星级酒店,外面停着许多限量版豪车。

“夏小姐,都记住了吗?”安田有些担心。

“嗯!”夏天悠点头,有些小紧张。

毕竟这是她第一次参加这种隆重会会议,重点是她代替了陆墨凡,不知到时会惹来多大的风波。

“夏小姐!”安田有些吞吞吐吐,欲言又止。

“安助,有什么话,请直说。”一路上,她早看安田似乎有话要说。

“实不应该我来问,但我很好奇,您最近这两天去哪里了?或许您并不知道,这些天相传您失踪的消息很多,不仅引起了陆少注意,包括李安举都参与其中了。”安田也不想有所隐瞒。

“没什么。”她亲口否认。

她有自己的私心,徐炫罪不该死!

“好。”安田没逼问,但心里多少有些怪异。

“安助,这位是?”这时,主办方左


状态提示:_分节阅读_312--第1页完,继续看下一页
回到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