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蝶,怎么了?”

“我听陆少说你回去上班了?”

“嗯。”

蓝若蝶玩着笔,一边拿着手机:“遇到个难题,想找你解答一下。”

“什么难题,居然把你难倒了。”夏天悠听闻,来劲了。

蓝若蝶的智商比她高,两人向来是互补的,遇到问题,旅行会找对方,两人合力把问题解决掉。

“最近记忆力在倒退!我记得前段时间,你帮我处理的供应商资料,明明摆在第三格,现在我倒箱倒柜也找不着!”

“什么第三格?我明明放在……”

夏天悠说着,突然急着把资料翻了出来,拿出来一看,只见上面有一个水印:“我明白了。”

“资料放在你的抽屉里倒数第三格,不是放资料的格子上。”

“好。”蓝若蝶听着,夏天悠马上挂了电话。

她启动车子,倒出这幢小区,朝着另外一侧走去。

“果然是这里。”她不敢相信,资料有些湿,长久之后,就会贴在一起,有些字体变得模糊,而上一张的字贴了下来,导致了她的错觉,找错了地方。

顺着上面的地址,终于找到了那幢楼,可房东却说那个房一直没有人住。

“怎么会?您再想想。”

房东直摇头:“我自己的房子,怎么会不清楚?一个月前,就已经空出来了。”

“这样啊。”夏天悠有些失望。

资料那些水印单,在告诉她,欧阳绮与一个人,有长久联系。

“那你再再,认识她吗?”她拿出手机,翻了好久,才找到公司内的合影,有欧阳绮的身影。

“认识!她在我这里租房,大概住了两年。”

“两年?您没记错吧?”

“当然没记错!我还没老到那种痴呆的地步!”房东笑了:“不过她的脾气不是很好,我也很少和她交流,她的房租基本都是汇款过来的。”

听到汇款,夏天悠又联想到了一些东西。

“能不能帮我查查,她的款是由哪个账号汇过来的?”夏天悠继续问着。

房东有些疑惑,甚至防备的看着她:“你是查户口的?还是做什么调查的?问得这么详细?”

“我是……是这样的!她有东西放在我这里,但她最近失去联系,我只能找上门!如果找到她的银行账户,我或许直接汇款给她得了,拿着别人东西总归不好的。”她小心翼翼的扯了个谎。

房东阿姨终于答应她,找出了汇款单递给她,而上面的名字,与她资料上的,几乎是吻合的。

静吧内,夏天悠坐在靠窗的位置。

“喂。”

“啊。”夏天悠被人拍着肩膀,她吓了一跳,酒水泼了一身,裙子微湿,贴在身上显得更性感。

“欧顾晟?”她瞪大眼睛,有些惊讶。

已经很久没有见到他了,见到故人,心里难免澎湃。

“还记得我啊?去国外也不打声招呼。”欧顾晟故装委屈,坐在她的对面。

“噗!出差而已。”她帮忙,给他倒了一杯果汁酒。

欧顾晟喝了一口,看着她被包扎的手腕,再看着她有些擦痕的小脸:“发生什么事了?”

“没事。”

“夏天悠,你别当我是三岁孩子。当我是朋友的,就别打马虎。”欧顾晟漂亮的桃花眼微眯,显然不相信她。

“遇到些意外,不过总归处理好了。”她低头喝着果汁,也掩饰着自己的情绪。

因为心情不好,才跑来喝酒。

“陆氏的问题?”欧顾晟有些不屑一问,想到上次去把陆墨凡给揍了的事,他还觉得打得轻了。

可他也忘了,自己被陆墨凡打得趴在地上,基本就起不来。

“不是!”

“如果你当我是朋友的话,我可以当你的听众。”欧顾晟把衣袖卷起,俊脸因见到她,而多出了许多笑意。

夏天悠抬头,看着来往时尚男女,她倾身向他:“你觉得整容,真的靠谱吗?”

“噗,你该不会想去整容吧?我觉得你长得挺好了啊。”欧顾晟有些贪婪的,想再多看她几眼。

从第一次见到她,就觉得她很特别,但没想到这种感觉,随着时间推移,会更加强烈。

“不是。”

在她与他聊得甚欢时,一道高大身影笼罩在她的身上。

“呃?”那冷咧逼人的气势,让她抬头,只见陆墨凡高大身影站在她的面前,那深邃的黑眸正盯着她。

“墨?!”她没料到他居然跑这来了。

“陆少大驾光临,还真够巧的。”欧顾晟不满的说,难得他与夏天悠独处,陆墨凡居然跑来撑局。

陆墨凡扯着领带,随手把外套丢一边,坐下伸手搂住她的细腰:“我的女人,怎么能和别的男人单独喝酒?太危险了。”

“哈哈!我可是正人君子,比不上某人。”欧顾晟话中另有所指。

结果,欧顾晟兴起,叫来了几瓶烈酒:“是男人的话,干了!我就不信,我会输给你。”

“你们怎么回事?这样喝,会死人的。”她看着这上面写的度数,也吓了一跳。

陆墨凡斯文条理的站起身:“既然欧少起哄,我陆某自然奉陪到底。”

“很好,对瓶吹了。”欧顾晟打开瓶盖,一口就干了!

一整整瓶的烈酒,他居然一口就喝完,脸上通红得像要滴血。

“干。”陆墨凡伸手,按着夏天悠的小手,拿起酒就饮,他的动作优雅,慢腾腾的喝着,干完脸不红气不喘。

“我说过,我们


状态提示:_分节阅读_286--第1页完,继续看下一页
回到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