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我像一个你的旧识?”她指着自己的鼻子,显然不相信这个说法。

但世界这么大,若有相似的人,也没什么奇怪。

可李宁每次看她的眼神,都让她觉得不舒服。

“是很像。”李宁说着,他起身走到一个角落,打开抽屉,拿出一张陈旧的相片走上前,交到她的手中。

夏天悠伸手,接过相片,指尖抚摸过上面的脸颊。

“怎么会这样?”相片中,那个人笑得如花似玉,身上的风情万种,是她没有的!但却因为那回眸一笑,神色更与她相似。

世上怎么会有如此相似的人?她双手开始颤抖。

“像吧?从第一次见你的时候,我就觉得这是缘份。”李宁朗声一笑,但眼底,却隐藏着一些悲哀。

她有些话卡在喉咙里,怎么都说不出口。

“她是?”她疑惑的看着他。

他接过相片,往日冷冽的眼神,变得温柔:“我爱的人。”

“是李安举的母亲?”她眼里闪过一丝光芒,曾经,她见过李安举母亲的相片。

也是一次无意中,发现李安举常去她家,后来发现了那张相片。

当然,这是一个秘密,别人不提,她也没有说。

自从她在鉴定中得出,她并非夏妈妈的亲生女儿时,她更怀疑母亲的身上,或许还有更大的秘密。

“不是!”提到李安举的母亲,他的脸色有些不太好。

她识趣的闭嘴,不再提及。

书房里,一片安静。

“你安心住下,伤害你的人,我都绝对不会放过!更何况,他也伤了我的儿子!这一笔账,是时候该算了。”李宁像在给她一颗定心丸一样。

“我……”她想叫他不要管,但她又怕。

她不是善良得任人拿捏的人,那个人明显想要杀她。

“你知道是谁要杀我?这什么?”

“这件事,你不必知道,我会替你处理好,这段时间,你就住在这里哪都别去。”他说着,把相片放回了抽屉里,还上了锁。

她没有反驳,但心里更多的是不舒服。

夏天悠回到房间后,并没有立刻入睡,而是被烦恼困惑着她睡不着。

“喂,蝶。”她拿起手机,才发现她只有一个电话可以打。

心事,烦恼的事,她唯一能找的就是蓝若蝶。

“靠,你半夜跑哪里去了?我差点就报警了。”蓝若蝶拿过闹钟看看,发现凌晨四点了。

夏天悠半夜离开后,就没有回来,就连电话都打不通,如果夏天悠再晚点打电话回来,她真会报警。

“出了点事。”

“什么事?”蓝若蝶嗅到不寻同的气息,特别是夏天悠的声音,有些不对劲。

“没事。”

“夏天悠,我们是好姐妹,你现在有事都瞒着我,是不是连我这个朋友都不信任了?别忘了我们是说过有难同担的。”蓝若蝶不悦的说着。

“周管家死了…….”她犹豫了几秒,把压抑在心底的恐惧说了出来。

每个字,都像戳在她心底尖上的刀,痛得她难受。

她不明白,好好的一个人,为什么借助她的手自杀,还要嫁祸给她?她到底犯了多大的把,才想让她来结束?

“阴谋!一定是阴谋。想让你和陆少之间产生隔阂?但是,李安举和陆少,怎么突然都出现?警察都敢杀,那人……会不会是黑社会的?”蓝若蝶继续分析。

“我不知道!觉得很恐怖,包括在美国,那些人也要杀我。我不明白到底做错了什么事,我的命真这么值钱,值得他们为我送掉性命吗?”她咬着嘴唇,害怕得缩在被窝里。

这二十多年来,她过得太安逸,根本就不知世上居然如此大起大落。

“得,你先什么都别想,好好睡一觉,明天我去李宅找你。”

“好。”听到蓝若蝶要过来,她脸上才呈现出一点笑意。

这些年,她也习惯了依赖蓝若蝶,在心里上,觉得她比家人更值得信懒。

清晨,一缕阳光洒在大地上,老街变得更加安静。

“依呀。”宾馆的门打开,夏妈妈拿着篮子打算去市场买菜。

但门外不远处,依着一道高大身影,他的身上还沾着一些露珠,那深邃的双眸却紧紧盯着她。

“陆,陆少?”夏妈妈错愕,吓得手上篮子都快掉下来。

不知是心虚,还是因为别的,她不敢正视他。

“伯母,聊聊。”他紧抿的嘴唇轻轻动了动,沙哑的声音却略带着种魔力。

“好,好。”夏妈妈连忙走上前,但脚有些软。

陆墨凡伸手,拿过雪茄点燃,抽了一口后,才低眸看着她:“伯母,有没有听说过,最近陆氏正在竞争一些项目?”

“呃,这些是你们公司的机密,我怎么会知道?”夏妈妈笑得有些勉强。

他走上前,她后退了几步。

“看来,伯母懂提,比我想象中还多!如果我没记错的话,这老街,也是我陆家的项目。”

“您是想收回这一片土地?可您不是说过,这里是给了夏天的,不再要回去吗?”她眼里闪过疑惑。

陆墨凡吐着烟雾,轻弹烟灰:“是吗?给了夏天,也不代替不可收回来,就像人命一样,既然死了,就活不过来了。”

“陆少,您在说什么死不死的,一大早,多晦气。”

第三百五十五章 先去打草惊蛇

老街上,因为陆墨凡的到来,这条路上行人都绕道而行,这里变得更加冷清。

阳光洒


状态提示:_分节阅读_281--第1页完,继续看下一页
回到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