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刚才,什么都听到了。

沉于的承认,对他来说,也是个折磨。

“不是这样。”沉于的喉咙动了动,想解释,却有些无力。

楚亦轩用力推开他,走到一边,拿起一瓶红酒打开,直接对瓶吹。

“喂,怎么样?”他接到陈晓的电话,陈晓却沉默了。

“陆少,人还没找到,但还有另外一波人马在寻找!事情变得有些复杂。”陈晓只能这样说。

他在美国的势力很强大,居然连夏天悠的身影都没有寻到,他越想越烦躁。

“我马上过去。”陆墨凡挂了电话。

准备打电话让安田备好行程,他飞一趟美国,可安田的电话也正巧打了电话。

“安助,我要去美国一趟。”

“陆少,我们项目的投标时间改为下午二点半!”安田沉声说着。

“这件事,你去就行。”陆墨凡把事情交给安田,对他很放心。

“好。”安田心情很沉重,但还是接下这个担子。

对他来说,陆墨凡对他的信任,是一种荣幸,但如今这种局面,他总感觉有些不安。

“夏天还没找到?”楚亦轩也关心问。

“没,我去美国,有事回来再说。”陆墨凡走得比较急,连行李都不需收拾,直接签证,买机票走人。

楚亦轩看着他离去后,再看着沉于一眼。

“有些事,好自为之,不要把自己搅得一身脏后,才醒悟。”他丢下这句话后,也转身离开。

办公室内,沉于跌坐在沙发上,闭目痛苦着。

“该死的。”他一拳打在玻璃桌上,鲜血不断涌出来,他却丝毫不知疼痛。

有些事,踏上一步,就没回头路了。可是,他却身为由已,如果他解释,他们会相信吗?

沉于的内心在挣扎着,久久没能回神。

路上,陆墨凡开着车,前面堵车得紧,他看着时间,已经是二点半了。

“喂,陆少!这边出了点状态,兑价推迟了五分钟。”

“嗯,收购公司股票单价是多少?”陆墨凡突然想起一件事,对于收购的事,他全力交给安田了。

但交易亦是今天,他们早做好准备,一旦拿下这些子公司,再把地皮拿到,到时就能发展更多的项目。

“14块6毛”安田说着。

“好,这边交给我处理。”陆墨凡挂了电话,拿出id打开证券软件首页,看着上面不断跳动的数字。

他的指尖,划过需收购的股票,看着从二十多块钱,直线下跌,十九,十八,十七,直到十六。

“快,快。”他抬头,看着堵长龙的车,有些焦急。

“15块,14块九,14块八。”他嘴角勾起一抹浅笑,指尖点进去,直到跌到14块7的时候,直接往上涨。

“。”他刷了一下,不敢相信自己的双眸。

直到他点进去,想要买入时,股票已经停牌了。

“喂,陆少!我们地皮的竞争价可能被漏露了,地皮被ei公司优先夺到了。”

陆墨凡紧握着手机,沉默了半秒,调头往公司的方向扬长而去。

“回来,开会。”

第三百四十八章 情况不太乐观

不可思议的事,继续发生。

陆氏集团,凡是从今天地开始的项目,包括别的事项,都会出错,要么就是被别人抢先。

“陆少,真的不是我。”这时,那几个小助理哭得无泪。

她们都不知是什么情况,却被叫进办公室训了一顿。

“那天,我把资料交给你后,你直接给了陆少?”安田沉声问着。

那天他走得比较急,把文件交给助理后,就开车离开了,发生了什么事,他一概不知。

“没有!我绝对没有看,我是交给了陆少。”助理吓得不轻,浑身颤抖。

陆墨凡不断抽着雪茄,脸色已要变得铁青。

“那天,还有个老太太来找陆少。”这时,助理突然想到什么了。

“你出去。”陆墨凡突然说着。

助理出去后,陆墨凡抬眸看着安田:“把前两天办公室内的监控调出来。”

“好。”安田也意识到了什么。

很快,监控调了出来,夏妈妈在陆墨凡离开后,并没有走,而是小心翼翼的翻着文件,正拍着照。

“真是她?”安田错愕,没想到一直看似善良的她,也做出这种事。

这事,已让他刮目相看了。

“上次,我让你调查的事,你调查得怎么样?”

安田正在说话,只见电话打了进来,他应声后,就挂了。

“已查到了,资料在邮箱。”安田说着,陆墨凡登陆了邮件,很快查到了之前调查的邮件。

看完这些资料后,他的眉头皱得更深。

“她不仅认识许凤,还与苏家有关系?”安田万万没料到。

没有人怀疑过夏妈妈的身份,从认识到现在,她的表现是善良,她的举动,从来没有逾越过任何道德底线。

但是,她居然是苏家的养女,曾经c城的风云人物。

“难道,夏天无意中与陆少相识,也是阴谋?”安田突然有一种大胆的想法。

他也被这种想法吓着了,但话说出来,已收不回去了。

“去查查,她最近与谁有接触过?必要时,把夏天亮抓了。”陆墨凡阴狠的说着,他向来心狠手辣,不到万不得已,他绝对不会走这一招。

但事情是,他被逼得无路可退了。

难怪夏天亮出事后,许多事都接二连三的发生。

原来,都是早已有


状态提示:_分节阅读_275--第1页完,继续看下一页
回到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