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二十六章 觉得不对劲

一夜,夏天悠都在噩梦中度过。

“啊,不要。”她吓得惊醒。

只见床边,坐着一个高大身影,他看到她惊醒,连忙上前,打开床头灯。

她看着李宁穿着睡衣,站在她面前,一脸宠溺的看着她。

“怎么了?是不是做噩梦了?不要怕,不要怕。”他伸手,想把她拥进怀里,可惜被夏天悠狠狠推开。

她不断喘息,按着胸口恐惧看着他。

“李总!请问你为什么会在这里?如果我没记错,这应该是我的房间!”她脸色不太好,声音都在颤抖。

李宁抿嘴一笑,伸手推了推眼镜:“我怕你睡不安稳,就来看看,绝对不会有别的意思。”

她掀被走下床,抬脚往外走。

“夏天,别走。”

“放开。”她用力甩开,李宁后退几步,撞到台灯,灯泡片划破他的额头,鲜血滴在粉红的被单上。

“嘶。”他呻吟一声,鲜血顺着额际流下来,模样狰狞得可怕。

她吓得不知所措,看着李宁一步步走近。

“丫头,不要怕,我没事。”他带血的手,握着她的手腕。

“啊,来人啊。”她吓得,失声尖叫。

这时,外面的保镖冲进来,看到李宁头部受伤,都面面相觑。

“没事,让医生过来处理一下。”李宁像说件普通事儿一样,丝毫不把受伤的事放在心上。

夏天悠站在他面前,紧抿着嘴唇。

“我,我不是故意的。”

“没事,小伤。”李宁摆摆手,走到沙发上坐下,不打算走了。

她穿着睡衣,披头散发站在那。

“老爷,怎么弄的。”这时,管家赶来,双眸则看向夏天悠。

“是我弄的!”她抬起头,沉声说着。

她连自己怎么跟他回来李宅,都不知道!当时,她慌乱,激动过度,被他带上车,最后回到这里,迷迷糊糊睡着了。

想想,自己真不该来这里。

“管家,麻烦安排车,送我走,否则,我也不知会做出什么事来。”她说着,管家有些心动。

“哪都不能去。”李宁冷声说着。

医生都被他吓着,棉签掉在地上,看着夏天悠与李宁,不明白两人是什么关系,半夜三更的居然共处一室。

“李先生,我家里出事,必须回去处理。”

“夏天,你要相信我!我答应过会帮你处理的。”

李宁看着她态度坚决,继续说:“你可以通过这件事,考验一下陆墨凡对你的心,再说,你的母亲和我是旧识,我把你当成女儿,你的事自然是我的事!”

她想到夏妈妈可怜的样子,还有夏天亮被带走那抓狂的模样,她的心像被什么戳着了。

“天下没免费的午餐没错!所以,我受伤了,公司的事,就麻烦你帮我一把。”他指着额头的伤说。

于情于理,她都没办法拒绝。

“只要十天!等我的伤好了,你就自由了!不然,我伤成这样,怎么办公?公司里分分钟都有可能损失上亿!再说,我承诺,你弟弟的事,我会替你处理,一定不会有事。”他拍着胸口说着,神情绝对真诚。

她犹豫了几秒:“好。”

人是她伤的,她没理由拒绝,再说,夏天亮的事,确实让她操心。

凭着她的能力,绝对不可能把夏天亮弄出来。而陆墨凡自己一堆事做,她宁愿自己累,也不麻烦他。

“好好休息。”他说着,起身,带着所有的人离开。

夏天悠坐在床边,沉默半晌,看着窗外的明月,起身往外走去,若大的后院里,只剩她一个人。

“喵。”

这时,一只野猫朝这边冲来,撞在她身上,夏天悠后退几步。

“干什么啊?”

“咦,别出声。”

夏天悠远远看到两道身影在那偷偷摸摸,她没放在心上,准备离去时。

“嚣张个什么啊?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干的那些脏事。”

“乱什么呢。”

她定定站在那,脑海一片空白,月光下,她远远看着那条项链闪烁着光芒,很快才想起来,这不是欧阳绮的项链吗?

“她的项链,怎么会在下人手里?”她咬着嘴唇,百思不得其解。

不得不承认,李宁身上有太多秘密,之前她是想离开,如今却是她自己不想走了。

不管如何,她都必须一一摸索,查出一些事,或许还能顺藤摸瓜,找出真凶,也不一定。

“夏小姐。”

“啊。”她被吓一跳。

只见老管家像个幽灵一样,不知从哪冒出来,站在她的身后。

“夏小姐!夜深了,您还是回房休息吧。”

“我睡不着,想走走。”她随意说着,正想离去。

老管家幽冷的双眸,一直盯着她看。

“夏小姐,外面冷,您还是回去吧。”他跟在她的身后。

她这才注意到这位老管家,看着其貌不扬,但眼神挺吓人的。

“行。”她抿嘴说着,绕头朝自己房间的方向走去,老管家跟在她的身后,深怕她遛了一样。

“对了,欧阳绮来过吗?”

“不认识。”老管家警惕的说着。

“哦,是你们少爷的女朋友,我就随口问问,和她算是相识。”她解释着。

老管家一直沉默,目送着她回房,确定她不会出来后,才绕道离去。

卧室内,李宁坐在沙发上,喝着红酒,双眸则拿着一张陈旧的相片。

“老爷。”


状态提示:_分节阅读_256--第1页完,继续看下一页
回到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