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哦,那么说,这副画是经你的手了?”蓝若蝶转身看着他。

“呃!?是的。”陈助理觉得蓝若蝶今天说话怪怪,有些绕,但又想不出来有别的问题。

“既然你有经验,到时画的方面,就由你出手,反正我是学设计的,对这些也不懂,你跟我父亲这么多年,阅厉比我好,很多事,以后都靠你了。”蓝若蝶继续说着。

“蓝总说笑了,帮您是我份内之事。”陈助理憨厚一笑。

“对了,昨晚我父亲怎么独自去了医院?如果我没记错的话,他不是跟你离开了吗?”蓝若蝶有些苦恼,好像在找人吐槽一样。

“蓝董原本是与我一起走,但半路他说有事要去处理,让我先回公司,最后就没再联系了。如果我知道会出事,一定会阻止他,也不会有这种事发生了。”陈助理有些痛苦的说着。

“这些事,不能怪你!只能说我蓝家最近好象走了霉运,我们别说其他的了,先把这些事处理好。”她说着,把话题转到公事上。

与此同时,夏天悠带着那些供应商的资料离开,她走的同时,留下了两位保镖在蓝氏保护蓝若蝶。

从中午到下午,她按着上面地址,不断拜访那些供应商,他们的语气很强硬,就是没有回转的余地,更让她惊讶,哪怕加价,他们都不愿意合作。

“夏小姐,你还是走吧,合作的事,就不必再谈了。”这时,宋董听到她是为了蓝家而来,马上反脸。

夏天悠站在那,看着宋董那肥胖的脸上情绪,她抿嘴一笑:“看来,宋董连陆少的面子都不给,既然如此,我相信您与陆氏之间的合作,我也该考虑考虑。”

她看着上面的资料,想起来之前考虑合作当中,有着宋氏的名单,为此,她放手一博。

“你……夏小姐,一事归一事!蓝氏的事,不是我不想合作,是不敢啊。现在他们出这么大的事,万一我们把货做好了,资金不到,我岂不是亏了?”宋董听闻,连忙站起身,深怕她会生气。

他知道夏天悠是陆墨凡的秘书,亦知道她与陆墨凡关系非凡,现在说话倒客气了几分。

与陆氏的合作,是他花了不少钱,才让人把名单给递了上去,如果被夏天悠否认了,他就亏大了。

“哦!宋董怎么就知道蓝氏一定会出事?如今事情没查清,蓝董他当时在楼下,只是在医生死前见了一面,死者死时,蓝董在楼下,时间与地点都相差甚大!你为什么就觉得一定是他所为?”她冷笑,听到宋董的话,她彻底断定有人在背后搞鬼。

“这……我也是听说,毕竟影响不好。”宋董支支吾吾的,想把话题绕过去。

“那就不打扰了。”夏天悠转身欲要回去,宋董马上拦着她的去路:“夏小姐,我们有事好好商量,好好商量。”

“既然没合作,还有什么可商量?”她冷冷一笑,把架子端足了。

这下,宋董急了,连忙跑上前把门关上,还小心翼翼看着四周有没有人。

第二百九十五章 嫁给她孙子

夏天悠离开宋氏的时候,已经是下午四点,她看着太阳斜下,站在那里久久没有离开。

“夏小姐,该回去了。”保镖上前,对她说着。

他是陆墨凡派来保护她的,更是被上头叮嘱了,让她早些回去,最近a市的治安太差。

“我还要去个地方。”她很坚定的说着。

保镖不敢多说什么,开着车按着她所说的地址行驶而去。

某间精神医院外,夏天悠理了理情绪,迈着小步往里面走去,保镖紧跟在她的身边。

“请问您是?”这时,有人迎上前。

“我来看蓝妙的。”

对方一听说蓝妙,脸色大变:“您还是不要进去了,她最近疯了一样,看人就咬,见人就掐,现在连送饭给她的人,都远远的不敢靠近她。”

“没事,我有分寸。”她说着,拿出一个准备好的红包塞了过去。

对方摸着红包的厚度,连忙会意:“哈哈,您请,您请。”

那保镖抿嘴,跟在夏天悠的身后,却时不时注意着四周。

几分钟后,她果然看到蓝妙,只见她被拿着绳子绑着手腕,房间里凌乱,饭菜也被洒在地上。

“你先出去。”她对着保镖说着,保镖欲要说什么,但看着她的神色,他会意退到门外边。

“蓝妙,我是夏天悠。”她走进去,只见蓝妙正在数着手指。

“啊,啊,你是谁?鬼啊。”蓝妙披头散发的,看着她出现,吓得缩到某个角落。

夏天悠看着她的手腕被绳子勒出痕迹,她蹲下身子,拿着纸巾擦拭着蓝妙的手:“不用怕,我只是来找你说说话。”

蓝妙出奇的不闹,侧着头看着她。

“蓝家出事了,蓝雄死了!是被人害死的,现在你的蓝董也被人陷害,还被关在牢里,蓝氏快完蛋了!我一直觉得,蓝家倒不至于落到这种田地,现在你姐在力撑着整个家,那些人还不罢休,你觉得会是谁做的?”

“其实,上次我被绑架后,听说你疯了,在街上裸奔,我一直觉得很蹊跷,不管你疯还是没疯,我觉得该珍惜要好好珍惜,不能让蓝家绝后了。”她伸手,拿着纸巾擦拭着蓝妙的脸。

蓝妙错愕,那双空洞的双眸盯着她:“啊,走开,你走开。”

她抢走夏天悠手上的纸巾,咬着,很快就吐进去了。

“谁?”她看着窗外,一道身影闪过。

当保镖追出


状态提示:_分节阅读_229--第1页完,继续看下一页
回到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