两人你一言,我一句的,欧顾晟最终拿出一份东西递给他:“这东西,我猜你也用得上。”

陆墨凡拿过东西,细细一看,有些惊讶:“你在哪里得到的?”

“个人能力超强,所以,你注定要输给我。”欧顾晟一阵得意。

但他不知道,在一个小时前,陆墨凡就得到可靠消息,比这个还详细,他只是惊讶,欧顾晟从哪里听到的风声。

两个男人,谈着男人之间的事,一直聊到凌晨二点半,才分道扬镳。

第二百九十一章 医院也不安全

清晨,夏天悠醒来,看到陆墨凡坐在沙发对面,手上拿着精致的笔记本,修长的指尖正在上面敲打着。

“墨。”她坐起身。

“醒了?早餐热好,在桌上。”他头也不抬的说着。

早料到她差不多醒来,他亲自去买了早点。

“你买的?”

“嗯。”他忙着,轻声应着,夏天悠看着那份热腾腾的早餐,她内心很感动,再看着忙碌的他,更坚定自己必须变得更强大的想法。

“唔。”这时,病床上有动静,四十八个小时过后,夏妈妈果然有了动静。

“妈。”她光着脚,冲到病床前,看着妈妈眼皮动了动,看着虽然虚弱,却已经有清醒的痕迹了。

“把鞋穿上。”陆墨凡提着她的拖鞋上前,蹲下身帮她把鞋子穿上。

“我自己来。”她慌了,陆墨凡如此高高在上的男人,居然低身为她穿鞋。

他却强着帮她把鞋穿上后,才站起来,看到夏妈妈清醒的模样。

“伯母,醒了就好,我去叫医生。”他抿嘴一笑,没有太多的客套话,转身往外走去。

刚才那小小的举动,她都看在眼里,虽然清醒有些虚弱,心却很清楚的。

“夏天,妈没事。”她虚弱的伸手,握着夏天悠的手。

这时,夏天亮听到母亲醒的消息,也推门走了进来。

“妈,终于醒了?”他说着,也上前围在病床边上,夏妈妈左右手握着儿女的手,泪水盈眶。

“妈,没事了。”她说着。

这时,医生进来检查,宣布夏妈妈已度过危险期,不会有事。但必须要安静休养,很快就恢复了健康。

但夏天悠却感激的看着陆墨凡,一定是他去找医生的同时,也提醒医生不要把她中毒的事说出来,深怕加重她内心的压力。

“妈,听到没有?只要安心休养,很快就好了。”夏天悠兴奋的说着。

“陆少,能借步说话吗?”夏天亮恭敬的说着,语气比之前尊重了许多。

“夏天,好好照顾伯母,我们去去就回来。”陆墨凡对着她说着,得到允许后,才与夏天亮前后离开。

走廊上,夏天亮手撑在窗前,看着陆墨凡淡定的模样。

“陆少,你对我姐是认真的吗?”

“当然!”陆墨凡很坦诚的说着。

“很好,你这句话,我已经录下来!如果你敢负她,以后请离开她,否则,我不会让你好过的。”夏天亮语气很生硬,但却是处处为夏天悠着想。

“看来,你变聪明了。”陆墨凡有些欣赏的看着他。

才短短几个月,夏天亮像完全变了一个人似的。

“我之前欠你的钱,我会努力还清!从此之后,你好生对待我姐。”他环着胸,高傲的抬起下巴:“但我还是要解释下,曾经我抢劫欧阳绮东西,是曾有人暗中联系我,让我去演出戏,但最近我从兄弟口里得知,那个人正是她自己,所以,如果因为那件事,让你对我有什么看法的话,别把这种看法转到我姐身上。”

“我已经知道。”陆墨凡意外他的坦诚,有些人为了自己的利益,宁愿掩饰着不好的一面。

“话我已经说完了,其他事,你看着办吧。”

陆墨凡看着夏天亮离去的身影,嘴角勾起一抹浅笑,点燃着香烟,狠狠抽了一口。

病房里,夏天悠与夏妈妈聊着家长短。

“妈,你认识她?”

“算是老相识,她曾经是我同学。”夏妈妈也坦诚,丝毫不隐瞒。

夏天悠这才知道,原来那天夏妈妈急着出门,就是因为看到新闻,说许凤出事,她打着车想去见最后一面。

没料到,居然出事故,差点让她也断送了性命。

“妈,等你伤好些,我再带你去。阿姨的尸体被冰封起来,还没处理,案件正在调查,相信一定会水落石出的。”她握着母亲的手,轻声安慰着。

但让她意外,陆墨凡的母亲,居然与自己的母亲是同学?

夏妈妈没再多说,刚清醒,喝了点汤水后,身体虚弱得,又沉睡过去了。

“夏天,我去一趟市部医院。”陆墨凡从外走进来,拿着外套准备离去。

“是去看徐川吗?”这医院,是陆墨凡旗下的私立医院,而徐川因在警察局受伤,被上面安排在市医院,两家医院的距离,也只有半个小时路程。

“嗯。”

“一起吧,我妈妈醒了,让夏天亮照料下就可以了。”她说着,母亲醒后,她一颗悬着的心,也终于放下来了。

“嗯。”

两人离开了病房,去了市医院,外面很多警察守着,在局长的带领下,他们才走了后门进去看了徐川。

“天呢,全身都腐烂,恐怕活不久了。”这时,有医生从病房里走出来。

陆墨凡和夏天悠走进来,在走廊上,远远就闻到一股腐臭的味道,据说这味道是徐川身体腐臭的气息。


状态提示:_分节阅读_226--第1页完,继续看下一页
回到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