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看来,不让他吃点苦头,他是不知道悔改。”李宁的双眸迸出厉色,他拿出手机打了一通电话。

另外一侧,李安举开着轿车扬长而去,越想越生气。

“他居然真是我的父亲。”他咬着牙根,伸手用力拍着方向盘,此时,连他都感觉到很荒唐。

李宁一直隐瞒着,今天却坦然面对?

回想着这二十多年来,他就当一个疯狂的魔头,任由着李宁牵着鼻子走,一切看起来太搞笑了。

“吱。”这时,几辆车从侧处行驶而来,他盯着车后镜,双眸迸出狠光,他调着车头,朝着那辆车撞去。

“砰。”两辆车撞到一起,李安举绕着车头反撞着。

“我让你跟踪我,去死吧。”他冷声说着,踩着油门,把那辆车逼到一个角落,撞了进去。

车内的人尖叫两声,想跳车,可惜来不及了。

“砰。”这时,后面有一辆车冲上前,撞着李安举的车尾,他反应过来,可惜已晚,车子往前滑动,前面是烧砖车,车子近火易燃。

“。”他解开安全带,跳下车,对方手上拿枪,朝着他扫过来,幸好李安举闪得快,否则,连小命都不保。

“老大。”这时,有辆车行驶而来,撞上那辆车:“上车。”

他看到此人,正是曾经背叛过他的助理,他没多想,钻进车内,他开着车扬长而去。

助理的出现,完全是个意外,令对方也错愕,眼睁睁看着人被救走。

李家,李宁正准备外出,只见有保镖带伤跑了回来。

“李董,少爷被人袭击,身负重伤。”

“是谁做的?”李宁脸色大变,在他观念里,普天下除了他之外,没人有资格伤害李安举。

“对方身份不明,但应该不是本地人。我们几个兄弟,也死了。”保镖说着,手臂与脸上的伤,可想而知。

“下去休息。”他说着,带着人往外走去。

第二百八十一章 局中迷局

清晨,夏天悠醒来,已不见陆墨凡的身影。

房间里,到处弥漫着他的气息,她嘴角勾起一抹浅笑,伸手轻轻抚摸着他的枕头,双眸却落在枕头上那抹艳红。

“流血了?”这枕头是她整理过的,是干净的。

她猛坐起来,扯到身上的伤痕,痛得她轻声呻吟,却不敢怠慢。

“周管家,陆少呢?”她穿着睡衣跑出来,正好看到有人上来,脱口而出。

这时,她才想起来,已经没有什么周管家了!

想着忠心于陆墨凡的周管家,突然背叛,还害得他们都差点送命,这事并非巧合,或许说,周管家一直无害人之心,而是他们触动到他的底线。

但周管家嘴里所说的那个人,到底是谁?凭她的直觉,肯定是个女人。

“夏小姐,您醒了?陆少和沉少,楚少早上都出门了,让我来服侍你。”这位下人,已接管了别墅,成为了新的管家。

“他们有没说去哪里?”

“陆少只吩咐,让您好好在别墅休息,其他事,不用操心。我已备好早点,供您享用。”

她有些失落,甚至觉得不安,连忙返回卧室换衣服。

清明时分,陆墨凡,楚亦轩,沉于三人离开别墅,安田开着车,去了市区,来到了陆氏集团。

“莫谣被人绑走,不知所踪,欧阳绮出车祸身负重伤,住院!但我们内部的资料,是凌晨被盗,这件事明显是阴谋,有人早就计划好,但我怎么觉得很诡异,这些未免太巧合了?总觉得,故意替莫谣和欧阳绮洗脱罪名。”楚亦轩沉声说着,他理了理头绪,觉得这件事,很复杂。

“是我的错,当初不该把欧阳绮叫回来,现在是引狼入室啊。”沉于也后悔,他身负伤,但已用上等的药物,伤口虽然没痊愈,但已可以行动自如。

“现在不是说这事的时候。”陆墨凡端着咖啡,抿了一口:“恐怕欧阳绮和莫谣的事,只是有人想转移我们的注意力。”

“你是怀疑李宁?”楚亦轩自然把话题转到李宁身上。

这些年,李家明着与陆家无任何瓜葛,却暗中进行打击,甚至是抢生意,做得很明目张胆的。

“你觉得许凤!”他说到许凤这两个字,停顿几秒,整理着情绪:“她死了,会在镜子上写着小心李宁四个字,不觉得很蹊跷?她倒下的地方,距镜子有点距离,若她爬起写字,可现场我们看不到任何痕迹。”

“墨的意思是,这几桩事,是有关联的?”沉于脸色微变,他在牢里呆了两天,外面发生的事,他一概不知,若并非楚亦轩把情形告诉他,或许他都不知道。

“嗯。”陆墨凡紧握着手,但想起许凤的死,他心里多少有些难过。

但如今,难过的同时,他要抓时时间,把这个凶手找出来。

他脑海里不断回响着那句:“小心苏家的人”,她曾亲口对他说的,所以,在她死前,居然是写着小心李宁,两件事完他不符。

“墨,在想什么呢?”沉于看着他发呆,与楚亦轩面面相觑。

显然,今天陆墨凡也不在状态。

“不好了。”安田出去接通电话回来,国字脸有些难色:“徐川在牢里出事了,医生检查过,怀疑他得了皮肤病,身体上的皮肤正在腐烂,整个人陷进昏迷中,恐怕有生命危险。”

皮肤病,是常见的一种病,但会导致皮肤腐烂,却不至于。

但却在徐川的身上,发生了。

“我去一趟。”沉于不放心,身


状态提示:_分节阅读_218--第1页完,继续看下一页
回到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