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些年,他发誓要守护着陆家,可面对着困难,他第一个让奶奶受到伤害了。

“安田,放下手上所有事,保护少爷的安危。”

“是。”安田眼皮抬起,看着陆墨凡神色。

陆老奶奶嘴角勾起浅笑,伸手拍着陆墨凡肩膀:“好好养伤,我把老管家送来了!以后,他监视着你的一举一动,伤不好,不准给我踏出这扇门。”

她说完,带着两位保镖离去。

陆墨凡百感交集。

“陆少,现在奶奶插手,事情恐怕”安田有些为难。

陆老奶奶不是省油灯,但毕竟年事已高,若让她插手,恐怕他们要顾及她的安危,再者,陆墨凡也放心不下。

“让她去。”陆墨凡了解奶奶性格,既然她什么都知道了,恐怕事情,她也插手其中。

“哎。”

“下去看看管家。”

安田更摸不着头脑,觉得陆墨凡应该焦急才是,他怎么如此淡定?

“陆少。”

“你是不是觉得我该去阻止?奶奶既然决定了,任何人都改变不了她的想法,当然,若有人敢动她的话!”陆墨凡没把话说完,独自下楼。

安田听着陆墨凡的语气,他瞬时会意,拿着手机打了一通电话。

是夜,陆老奶奶会见了李宁。

“太阳从西边升起了,是什么风把陆老太太吹来了?”李宁迈着大步上前,看着她高雅的会在那,喝着咖啡。

虽然她已经六七旬,头发花白,但举止散发出一种高贵的气息,令人对她礼让三分。

“人老了,睡不着,找李董出来聊聊,没有打扰到李董吧?”陆老奶奶抿嘴,示意他坐下。

这时,服务员上前,为他端来一杯咖啡。

李宁打量着四周,只见夜间咖啡厅很安静,服务员只有一位。

“说话别拐弯抹角,直说吧。”李宁伸手,拿着手帕擦拭着手指。

陆老奶奶抬眸,打量着李宁,已经许久不见,没料到他身上的戾气不减,反而越来越重了。

“当年的事,你还没放下?陆家从来不欠你的!而你明知道李安举就是你的孩子,却把他推到如此地步,李宁,你摸摸良心,这些年陆家有亏待过你吗?为何你要害我的孙子?我已经金盘洗手,不再过问世事,你别逼我出手。”

李宁听闻,很安静,情绪没任何波动起伏。

“我做了什么,让您老这么生气?”他不怒反而笑。

陆老奶奶心清楚,李宁是只老狐狸。

“李董是个聪明人,既然话挑明了,我就再多说两句!有人动我孙,从今夜开始,我希望他平安无事,否则,李氏的股份,我可以反悔。”

说完,她起身后,头也不回的离去。

李宁喝着咖啡,看着空荡荡的那个位置:“你在威胁我?”

陆老奶奶不作声,带着保镖离开了。

咖啡厅很安静,他把杯子重重摔在桌上,咖啡流了一桌。

“主子。”这时,助理连忙上前。

李宁拿着手帕,擦拭着手指,双眸带着寒意:“吩咐下去,最近这段时间,所有行动都取消。”

助理惊讶万分,就只欠东风了,而他却取消了。

“主子,她只是一个老家伙,找人把她做掉就可以了。”他不懂,李宁为何会怕一个老家伙。

“老家伙?她可比你精明多了。”李宁起身,迈着大步离去。

助理站在那,随后跟上李宁的身影。

“老爷,我终于找到您了。”这时,有人从外面奔跑走了进来。

第二百五十六章 气势不凡

管家气喘喘,打李宁的手机,一直关机,他只能利用关系,寻到这里了。

看到管家,李宁眉头紧蹙,有种不祥的预感。

“发生什么事了?”

“老爷,所有的股东都聚集在宅内,说有事见您。”

“回去。”听到股东两伸字,李宁更敏感。

希望不是他想的那样,否则,一切都来不及了。

豪华五星级酒店内,许凤喝着美酒,听着轻音乐,一副很享受的模样。

“砰。”这时,门被踢开。

她被吓得,红酒洒一身,性感半透明的纱衣,被染红了一片。

只见四位保镖冲了进来,随后,陆老奶奶的身影出现。

“没想到,你还真没改变。”她睨视着那半透明的纱衣,把她身体完全呈现出现。

几位保镖不好意思看,只能低头。

“我说是谁呢,原来是你。”许凤缓缓起身,斯文条理拿过一件外套披上。

陆老奶奶上前,坐下。

“坐。”

许凤被她气势压着,只能乖乖坐下。

事隔多年,如今再见面,她以为自己不再害怕,但如今在她的面前,自己还是个胆个鬼。

“许凤,做人该安份点!我念及你是我孙儿的生母份上,饶过你一命,开个价,离开a市,永不回来。”

“开价?又拿这个压我?二十多年前,你是这样,二十年后,你还是这样!我告诉你,我许凤这回是来认儿子的!我就不打算走了。”

“是吗?到底是认儿子,还是有别的心思?”

许凤不断咽着口水,被那双黑眸盯着,仿佛自己心思被看透一样。

“你是总统吗?我有自由权,爱去哪都行,你管不着。”

陆老奶奶不作声,安静坐在那,好象在忆起往事。

“现在,我只给你两个选择,一,走,二,死。”

许凤脸色大变,看着外面的保镖,她心里知道这


状态提示:_分节阅读_195--第1页完,继续看下一页
回到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