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依摄相头时间判断,此人与李先生出现的时间是一样,但进入老屋的时间则有出入,按这鞋印判断时间,应该是后来的。”

“我看看。”陆墨凡看着那身影,他眉头紧蹙着

夏天悠也发现了,但她却不相信李安举:“那也不能证明他是清白的,万一那个人与他是一伙的呢?”

她提出意见,显然对李安举已经失去了信任。

“不急,我等你们查清,反正在这里,也是吃国家粮食,还不需干活,我何乐而不为?就怕有人想陷害我,趁虚而入。”李安举摊了摊手,表示无所谓。

“墨,一定要找出凶手。”夏天悠伸手拉着陆墨凡的手臂,她紧张,焦急。

此时,她好不容易冷静下来,但看到李安举,那胸口的怒意就又燃起了。

“好,先去找安田。”他说着,带着夏天悠离去。

“墨,说两句。”李安举突然站起来,对着陆墨凡说着。

陆墨凡停下步伐,却没有回头,带着夏天悠离去,李安举眉头紧蹙,想说什么,但最终却保持了沉默。

一个警察局,显然困不住他,但是,他却不想逃出这个地方。

奔驰车内,陆墨凡开着车,夏天悠坐在副驾驶位上,还与夏天亮保持着联系,医生说情绪基本稳定后,她才挂了电话。

“你觉得是不是李安举做的?我妈妈什么都不知道,他怎么能下手?”

陆墨凡抿嘴,沉默了半秒:“可能与他无关。”

“为什么?”她不明白陆墨凡为什么会信任李安举,明明他曾也害过他,不是吗?

“直觉。”

她却沉默了,说什么直觉?她就觉得是李安举做的。

李宅,李宁正在后院的草坪上打着高尔夫,这时,老管家走了进来。

“老爷,少爷被抓进警察局了。”

他刚接到电话,有些慌了。毕竟李安举是李家少爷,不管是否亲生,但至于抓了他,就是打李宁的脸。

“你觉得他的能力,会被抓吗?”李宁丝毫不担心。

他把球杆交给老管家,独自走到一边拿着毛巾擦着汗,坐到一边泡着茶喝着。

“既然他想进警察局坐坐,由他,年轻人,受点教训是好事,也磨一下他身上的戾气。”

“是。”老管家把球杆放回原地后,应声。

“下去吧。”李宁看着手下回来,挥手示意老管家下退。

“是。”

他的手下回来,看到老管家时,只站一边沉默着,等老管家离去后,他才说着:“李董,事情都办妥了。”

“哈哈,安排个时间,我要见见她。”

“是。”

a市,五星级酒店,一位贵妇坐在软椅上,正涂着指甲,可惜,艳红的指甲液却涂偏,抹在手肉上。

“真晦气。”她说着,拿过水把指甲油清洗掉。

她拿着纸巾,丢到一边,套房的门推开,她抬眸优雅的挺胸坐着:“回来了?”

“陆夫人,如你所料,苏家的人,果然是来a市了。”

“哈哈,来a市又怎么样?这里可不是c城!那个老不死的,可有见她了?”

那个男人站在她的面前,眼眸的余光轻轻扫着她:“暂时还没有!我看苏家的人,也只是来游山玩水,不像是来谈事的。”

她不悦的敛起笑意:“你懂个屁,这些老不死的在,我就会一天不舒服。还有,别叫我陆夫人,我不稀罕这个姓氏。”

自从那天,陆墨凡拒绝帮助于她,无论是打了她一个耳光。

如今,她只能求自己,给自己掰回一局.

“是.”

“黑蛇头的嘴严吗?我不太放心,找个时间,把他给做了。”

她低头,看着指甲油,抬起那漂亮的玉手:“过来,帮我涂涂。”

男人受宠若惊,连忙应声上前,摸着她那性感的玉手,他的手缓缓上前:“夫人想涂哪里?这里,还是那里?”

她很享受他的抚摸,一点都不觉得别扭。

“你要知道你的身份,别动了不该动的东西。”她怒喝着,却没推开他。

两具身体扑倒在软椅上,相互缠绵,指甲涂洒了一地,把纯色的地毯都染红了。

第二百四十章 承认两人的关系

第三天,夏妈妈终于醒了,却什么都不肯说,包括她见了什么人,那些人对她做了什么,为何会摔倒后脑着地。

“姐,你别逼她了!这件事,就算了吧。”夏天亮看着,却学会忍让。

这件事,人人都觉得蹊跷,但夏母却闭口不提。

“夏天,去帮我办出院手续,我该回家养着!住院费太贵,我们家供不起!再说,我现在身体也没什么问题,能省就省点。”

“妈,这种钱省不得!我会想办法的。”

“姐,听妈的。”夏天亮连忙插嘴。

她说不过他们,只能办了出院手续,让母亲回家。

下午,夏天悠回到公司上班,请了两天假,回来后一堆事做,忙得晕头转向的。

“莫谣,楼下有陆总的快递,你有空去取一下。”夏天悠接到前台电话后,对莫谣说着。

“好。”莫谣应声,放下工作下楼。

这时,电话响了,她伸手拿话筒,手却碰到咖啡杯,咖啡洒了一地,文件都弄湿了,她跑到莫谣的桌前拿纸擦拭。

“嘀嘀。”这时,莫谣的qq响了,声音有些大。

夏天悠被声音吸引住,平时公司上班,是禁止上q的!

“东西已收到,钱已汇,请查账。”

她念


状态提示:_分节阅读_180--第1页完,继续看下一页
回到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