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与陆墨凡,一旦见面,彼此内心怨恨都会爆发。

“你疯了。”他冷声说着。

“你不也一样?”李安举挑眉,反驳。

他一身黑衣,陆墨凡一穿着衬衫,看似不搭,但彼此身上的气势,一点都不输给职业拳手。

李安举一拳冲上前,陆墨凡避开。

陆墨凡勾拳,重重击在他脸上,李安举被打倒,快速翻身抱着陆墨凡的大腿,用力摔下去。

两人斗了一个小时,气喘喘的跌坐在台上。

“哈哈,好久没这么爽了!”李安举狂声笑,平躺在地毯上,把手套脱着丢到一边。

“陆墨凡,喝一杯。”他跳下台,走到隔壁的侧厅。

泰拳馆,台的侧边,正好备着美酒,还有一些小吃。

陆墨凡缓缓起身,优雅下台,走到他的对面坐下,端着美酒轻嗅着,喝了一口。

“汰爷,在我手中!你没什么想说的吗?”陆墨凡勾嘴冷笑,黑眸却在打量着李安举。

李安举动作僵硬,内心却苦涩。

若没有那件事,他或许与陆墨凡是很好的朋友,可惜一切都错过了。

最近,他一直在摸索着,寻找着,却发现越来越多的漏洞。他更下了结论,他被欺骗了,被他叫了十多年的父亲给骗了。

“你和我之间的战争,还没结束!”

两人彼此之间,风起暗涌,直到下午时分,陆墨凡才离去。

李安举坐在那,看着陆墨凡离去后,他的助理才走出来。

“老大,为什么不告诉他,这些事不是你做的?”助理不解,跟着李安举多年,他知道其实李安举很重情。

“没什么好说的。”

是苦,他就得扛。是他错,他会承担,他不需要任何人的原谅。

“现在该怎么做?”他一直对李安举恭敬有加,他的命是李安举救回来的。

“做场戏给李宁看。”

助理不解,若李宁真是李安举的父亲,那两父子开始内斗,那该是多么残酷的面画。

“好。”助理听着他说,不敢反驳。

下午时分,夏天悠在上班,接到一通电话后,便急急赶去医院,陆墨凡陪伴在她的身边。

“阿姨不会有事的。”

他伸手紧握着她的小手,能感觉到夏天悠内心的慌乱。

“昨晚通电话,她还好好的,怎么就进医院了?”夏天悠喃喃自言,她觉得慌恐。

陆墨凡想安慰,却不知该如何说,只能踩着油门,加快速度赶到医院,只有到医院后,才能更了解情况。

“天亮,妈怎么样了?”夏天悠冲进病房内,看着夏天亮坐在椅子上打瞌睡,她冲上前,把他给揪了起来。

被她揪起来的夏天亮,没有怒意,反而安慰她:“姐,医生说妈妈摔到脑后,先动手术后,再观察,若过了危险期就没事了,若过不了,恐怕。”

他不敢再往下说,从来不敢想象着失去母亲的痛苦。

这十多年,他过得太安逸了,不懂得人间亲情的可贵。这段时间,被陆墨凡教训着,他反而变得懂事,深沉了许多。

“不会的。”她后退了几步。

“陆少,能不能帮我联系国外有名的医生?钱,我一定会还上的。”夏天亮转过头去,低头向陆墨凡提出要求。

陆墨凡在慌乱时,还不忘注意着此人。

才短短一个月,夏天亮身上那流氓气息全部被洗涮了,如今已是个懂事的男生,懂事遇事时,还能冷静处理,他不由得很赞赏。

“我已联系,沉于也往这边赶了,不会有事。”他安慰着,但情况不太好。

手术,还在进行中。

几个人在手术室外面,不断来回度步。

“天亮,到底是怎么回事?妈怎么摔着了?”夏天悠面露忧色,母亲身体虽然虚弱,但也不至于会摔倒

“我只邻居说,今天有位年轻男人去找妈妈了,后来那人离开后,她听到屋里有向声,原本好奇那人是不是你的男朋友,结果发现妈妈倒地上。”夏天亮努力控制着情绪,把事情交待清楚。

“年轻人?我没有什么朋友。”夏天悠不断摇头,她语气带哽咽,不知到底是谁去过她家。

“我已经报警了。”夏天亮继续说着。

“不好意思,这是医院,你们在这里交流哭泣,会影响到别人!请注意情绪。”这时,一位医生走上前,不满的说着。

陆墨凡听闻夏天亮的话,觉得事情有些蹊跷,打了通电话给安田,让他去调查,才转身回来,却看到医生诉说夏天悠。

“什么事?”

“陆少?”医生不敢相信,今天陆墨凡会到医院?莫不是他与这两个屌丝很熟?他心里慌了。

得罪陆墨凡,那是丢饭碗的事。

“陆少,我不知她们是你的朋友,得罪了。”医生连忙道歉,但夏天悠心思并不在他的身上。

这时,沉于也赶到了,换了工作服后,带着几个人进了手术室。

“别难过,有沉于在!一切都不会有事的。”陆墨凡上前,伸手扶住夏天悠虚软的身子,一边安慰着她。

第二百三十九章 全部都不安份

夏天亮看着陆墨凡护着姐姐,他没之前的偏激,反而更多的是感激。

“我姐,交给你了。”他像个小大人一般说着。

陆墨凡不作声,这是一个男人与另外一个小男人之间的较量,但很明显,陆墨凡胜了。

下午三点半,警察找上李安举,并将他带走了。

而手术出来后,夏


状态提示:_分节阅读_179--第1页完,继续看下一页
回到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