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小丫头,下次有空,多陪我这老人家下下棋。”李宁把合同递给她,随后转身离开了。

夏天悠抬手,看着时间已是凌晨一点,她跌坐在沙发上。

“他居然把合同签了?”她翻看着合同,确实是他已经签了。

俱乐部的楼下,豪华车内,李宁坐在车内,点燃着一支雪茄:“这丫头,还真有点意思,难怪你会为她做尽这一切。”

“老板,现在我们该怎么做?”

李宁吐口烟雾:“监视着李安举的一举一动,至于夏天悠,先由她。”

夏天悠却不知,她由一局棋盘,改变了自己的命运。

公寓楼下,楚亦轩送蓝若蝶回来,他却没有离开。

“看你受伤的份上,才送你回来的。”楚亦轩吊儿郎当的说着,但他手上的钥匙被蓝若蝶一把抢了过来。

“那你可以滚回去了。”

楚亦轩看着她走,不由得急了。

“嘿,我送你回来,你总得请我上去喝杯茶吧?”

看着挡在自己面前的男人,蓝若蝶有种说不上来的感觉,这个男人怎么现在怪怪的?还很婆妈的。

“我是不是还该求你留下一夜?”她冷睨他一眼。

楚亦轩伸手摸着鼻子,怪不好意思说:“如果你愿意,我不反抗。”

“啊…”她抬脚,朝他踢去,楚亦轩扶着墙,看着她走进电梯里。

他抱着脚,沉默了许久:“我中邪了吗?,我怎么会缠着一个女人?我可是花花大公子啊。”

他向来不会被女人束缚的,怎么今天却在蓝若蝶这吃亏了。

“这么平胸,怎么会是我的菜?”他伸手比划了一下,准备离去。

夏天悠有些好奇,一直盯着他看着:“我说你这花心少爷,没事在这比平胸干嘛?”

她坐出租车回来后,发现他一个人发呆,太有趣了。

“我当然是来给你当保镖的,大晚上不回来,让某男人很担心的。”楚亦轩邪恶一笑,上前勾着她的肩膀。

夏天悠却避开,还白他一眼。

“他担心,好过你担心。”她避开他,朝里面走去,还不忘记给他一个鬼脸。

楚亦轩像中邪一样,站在这里动弹不得。

一个晚上,被两个女人嫌弃,他还要不要活?

与此同时,某公寓中,李安举双手撑在阳台上,眺望着远处的风景。

“老大。”

他的助理回来,李安举并不说话。

“说。”他沉默了半晌。

“那个人,如期归来。”他把一叠资料递上前,交给李安举。

李安举随意翻着,丢到一边,手插在裤兜里,微转身:“蓝妙该到了。”

“是,她正在外面等待。“

他越过助理,朝着大厅走去,只见蓝妙独自站在一边,正欣赏着他新购回来的花瓶。

“李总。”蓝妙听到声音,微回头,保持着笑意。

“说重点。”他坐在沙发上,抽着雪茄。

蓝妙听着他焦急的语气,她也走过来坐下:“沈倩回来,大幅度报复,我们可以借此助理,让她先去探底,这样有利我们后面的计划,而陈一俊已被确定死了。”

听到这消息,太大快人心了。

沈倩与陈一俊恩爱多年,却因为一些利益纷争,最终没有在一起。

“沈倩,知道得确实太多了。”李安举并非心软之人,沈倩知道他的秘密后,居然想反。

如今,她既然杀了陈一俊,那无疑与陆墨凡立仇了!

他可借助这一次机会,大展身手。

“她现在与欧阳绮来往甚密。”蓝妙细心提醒着,在一次无意中,她发现欧阳绮与李安举居然有那种特别的关系。

为此,在她争取的机会中,亦想把能随时取走她功劳的人,一一除去。

“这件事,你别管。”李安举眉头紧蹙,不悦看着她。

蓝妙的小心思,他怎么会不知道?再说,如今亦不是计较这些的时候。

“还有一件事,你可利用。”李安举示意,助理上前,把早备好的东西递给了蓝妙。

“该动蓝雄了?”

第二百一十二章 莫名被绑架

蓝妙拿着资料,乐开了。

她千想万想,却同想到李安举首先动蓝雄。

只要蓝雄被动,她到时将会夺回自己想要的东西。

“这是蓝若蝶的工作室,明天只需签字,就是你的了。”李安举继续给蓝妙甜头,让她对自己更死心踏地。

“她的工作室?哈哈。”蓝妙拿着这些资料,她心都乐开了。

她与蓝若蝶斗了十多年,终于还是自己胜利了。

身为私生女,是她一生的痛,而蓝若蝶却是正室所生,但最终败给了她,这瞬间,她发现自己看到了黎明的署光。

“喂。”李安举的电话响了。

“什么?”才一分钟不到,他的脸色由喜变成怒。

助理与蓝妙并不知发生何事,只见李安举挂了电话后,端着红酒饮尽。

“此事,失败了。”他指着收购工作室一事。

在最后关头,陆墨凡居然插手,提前把工作室给收购去了。

“失败?怎么可能?”蓝妙的反应很大,直接站起身,差点冲上前摇李安举的肩膀了。

刚才得到这消息,她险些乐开了,如今,却让她从天堂跌到地狱。

“陆墨凡插手了。”李安举吐出这几个字。

她再次跌坐在沙发上:“又是陆墨凡,他还真以为自己就是土皇帝了。”

李安举没作声,他有些头痛。<


状态提示:_分节阅读_154--第1页完,继续看下一页
回到顶部